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文化

美国宗教专家:法**功欲从我身上摄取“德”(二)

2017-05-19 14:05:07 来源: 浏览:18582次 评论:0

编者按:挪威北极大学宗教学教授詹姆斯•R•路易斯曾是法**功支持者,但是法**功对他及一名澳大利亚学者无休止的邮件骚扰改变了他的看法。通过对李洪志教义及法**功成员言行的对照研究,他得出结论:法**功有着黑暗的、不为人知的、压制异议的粗暴手段。法**功靠大嗓门来粗暴干涉他人对其的批判,他们从不愿意包容他人观点,而且还把自己的观点在互联网上漫天传播。法**功压制异议的做法与李洪志神秘的“业力论”息息相关,该理论还鼓动习练者去主动寻求受迫害和殉教。以下是詹姆斯•R•路易斯首发于凯风网的研究论文《法**功欲从我身上摄取“德”——李洪志的受迫害与殉教的神秘教义是如何鼓动法**功威胁学术自由的》。
《法**功欲从我身上摄取“德”》(第一部分)
……
同时,尽管有暗示法**功习练者完全认可法**功创始人李洪志是他们的精神领袖,但在录像片《法**功:真实的故事》中,有三到四分钟的时间却在否认法**功存在领导人物。声称没有领导人物,似乎是基于该组织没有传统的组织架构这一事实(注8)。然而,尽管如此,法**功在各个层级都有人充当领导:
(该组织架构包括)以信息时代全球互联络网为特征的“草根社会反抗网络”(Castells 1997),它极具纪律性,与列宁主义架构类类似,即地方组织通过与之相应的不同层级的领导网络联系起来,这种形式在农民起义和在上世纪20年代及30年代中国共产党革命期间曾被广泛使用。(Zhao 2003, 216)
尽管法**功刻意否认李洪志插手该组织的日常管理,但在法**功被政府取缔之前,李大师似乎在一夜之间便能动员数千名法**功习练者参加大规模示威游行:
辅导站网络的站长们受到鼓动,他们组织习练者通过公开示威来反击媒体或官方对法**功的批判。这种反抗选择在公共场所,规模宏大,场面壮观,数千名有组织的习练者可在关键时刻和地点出现,“讲真相”、要求发表批判文章的报纸道歉、更正或召回流通中的相关报纸。这类事情以前在共产党中国从来没出现过:由各个社会阶层和各个地区的数百万潜在好斗分子组成一张网络,公然在公共场所展示实力,对抗媒体。(Palmer 2007,252)
李洪志拥有无可争议权威的另一例子是,他可以立即罢免“北京法**功总站的一个负责人,因他呆在家中没有参加示威游行”(Palmer 2007, 254)。
该节目中至少还有一个主题也在误导观众,即李大师的“末日论”。在《法**功:真实的故事》的后半部分,显示在某处有人正在现场翻译李洪志的谈话。李洪志一概否认他在传授“末日论”,而进入我课堂的法**功习练者也附和同样的观点。但是,鉴于李洪志有着“路人皆知的末日论”言论,有关李洪志否认末日论这种说法极不准确。举例来说,他宣称:
我们这个宇宙每次经过了久远年代以后,都会发生一起宇宙的大灾难。这一场灾难就使宇宙中的一切,包括星球都能够毁灭,宇宙中的一切生命都可以毁灭……(Palmer 2007, 226)
李洪志在美国早期讲法时(确切地说是在法**功被中国政府取缔之前)曾断言,发生大灾难的根本原因在于道德沦丧,接着他还花了一定时间对当今社会的道德沦丧的现象进行了描述,例如:
人类的道德观念发生了变化,中国也出现了同性恋、吸毒、贩毒、黑社会、性解放、妓女,简直不得了!有人说土包子开花更厉害。他没有约束,他什么都敢干。(李洪志,1996)
这段话的含义,当然就是说我们现在如此堕落,新的世界末日就在眼前。这种末日论几乎从一开始起,亦即在法**功被取缔前数年,一直是李洪志教义的重要一部分。此外,我想指出的是,当批评者们指出要当心李大师的反对同性恋和女权主义(Palmer 2001,8)、摇滚音乐和“混血儿”(李洪志《转法轮》,1997)教义后,许多法**功曾经的朋友随之与法**功保持了距离。还有许多法**功曾经的崇拜者,当他们了解到李大师天方夜谭式“阴谋论”,即会变形的外星人将把人类带回他们所在的星球当“宠物”饲养(Palmer 2001),这些外星人还将利用不道德的、假的“科学”宗教来接管地球(Dowell 1999)时,也开始站在了法**功的对立面。举例来说,旧金山的议员们就因了解到李洪志的同性恋和种族言论而取消了对李洪志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Lubman 2001)(注9)。
我经常研究那些其领导人具有此类反进步社会观点的组织,因此坦率来说,我并没有觉得李洪志的上述教义有什么惊世骇俗之处。当我深入研究法**功后,真正令我感到不安的,是李洪志大师的教义,即鼓励弟子寻求“受迫害”(即使不是公开殉教):
法**功的精进弟子不怕遭受迫害,他们甚至想通过过激举动刻意寻求迫害:迫害正好证实了他们的教义,并能进一步替他们实现李洪志所承诺的圆满。(Palmer 2001, 17)
在对法**功的转化模式研究中,苏珊•帕玛(Susan Palmer)——注意不要将她与大卫•帕玛(David Palmer)搞混——指出,加入法**功后,法**功最终会“要求习练者参加抗议中国政府对法**功迫害的公开示威活动”(2003,254)。面对压迫进行反抗能建立习练者的“心性”(或者说精神力量),该理论是建立在对“业力”的准物质解释的基础上。李洪志教导说,其他宗教所称的“善业”,是一种白色物质,亦即“德”,与之相对应,“恶业”是一种黑色物质,李洪志称其称为“业力”。在与警察或其他镇压者对峙中,会发生一种精神吸血鬼模式的转化模式:
李说,“当有人拳打另外一个人时,他就将白色物质(即“德”)抛送给被殴打者,而他本人身体腾出的部分就会充满黑色物质(即“业力”)”。这点很重要,它从某方面解释了为什么法**功习练者愿意去中国的公共场所去做那些可能招致他们被逮捕的事情,亦即法**功所说的“被野蛮对待”。如果警察殴打你,他的“德”就会传送到你身上,而“业力”就会填充他身体里“德”所留下的空间。如此一来,你赢了,他输了。(Penny 2001)
这种业力转化过程的秘笈促使法**功弟子“主动寻求”受迫害,所以很显然,实际上是法**功弟子在攻击警察,而不是警察攻击法**功弟子,而且是法**功弟子获得了胜利。这是法**功所谓“忍”的阴暗面。当得到这整套理论“点化”后,我终于完全理解了刘志满:当我拒绝撤回贝克希尔的文章时,他正在摄取我的“德”,与此同时,我却在吸收他的黑色的“业力”。
而那些因为“忍”而死亡的弟子,李洪志打包票说那些“为了法轮大法而牺牲自我了的人有望立刻达到‘圆满’或顿悟,即每个习练者都为之奋斗的目标”(Farley 2014,249-250)。法**功的一个网站(现已关闭)曾以 自述形式提供了一个法**功习练者明确认可“殉教”教义的心理实例:
当我走出门时,面前的场景令我大吃一惊:院子里全是被警察捆绑的犯人,他们胸前挂着写有名字和罪名的白板。我也被挂上了白板,此时我产生了正念:“不要害怕,无论发生什么,都会帮助我提高‘心性’”。这也让我想起了当年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情形,为了大法我将欣然赴死。(cited in Fisher 2003,302)
在被关押期间,这位习练者被给予声明放弃信仰法**功的机会,假如她照办的话,将会被立即释放。但是她拒绝了,尽管一个月后也被无条件释放——当然,她会把她的获释归功于修炼法**功所获得的力量。
当1998年政府明摆着很快要取缔法**功时,李洪志和他的家人逃离中国并永久居住在美国。接下来,李洪志自己安安稳稳居住在美国的新家中,他却去鼓动被他抛弃在中国的弟子们继续示威对抗中国政府。数年后,苏珊?帕玛曾亲自参加了在蒙特利尔举办的一个法**功集会,会上李洪志:
……对“圆满了自己最伟大的位置”的天安门广场殉教者们表示祝贺,想来这些人死后获得了觉悟,或者赢得一顶殉教桂冠:“因为坚持修炼大法,无论他们是被关押还是失去肉体生命,他们都获得了圆满”(Palmer 2003,356)(注10)
帕玛探讨了这些示威背后的业力和殉教哲学,并一针见血地指出:“当西方政客、记者和人权组织围绕社会正义争论不休时,对于法**功习练者本人来说,刺激他们进行公民抗命的,却是精神和末日方面的期待。”(Ibid., 349)
随着多年后我得到了这些曾被我忽视的学术成果,此时令我深感震动的是,正是李洪志鼓动弟子去冲击那些对法**功不满者,才最终造成中国政府对法**功进行镇压:李洪志不但鼓动弟子去冲击那些对法**功描述被其判定为错误的媒体,他还鼓动弟子去冲击政府当局——例如到中南海抗议——而且这一活动很有可能是得到了李洪志的“个人授意”(Ownby 2003, 109)(注11)。话再说回来,当然李洪志原本可以教导弟子“低调一些,继续私下修炼,如有必要,就否认你是习练者。”但李却觉得这种谨慎的方法是荒谬的。“还有许多新弟子,躲在家里偷偷修炼,害怕被人看到。想想这是什么心态?”(Palmer 2007,263)
更有甚者,只要愿意签署不再修炼法**功的声明,中国政府原本愿意立即停止对法**功习练者个人的控制并释放他们(参见前例引述部分),换而言之,虐待、收监和送进劳改场本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到最后,真正的结局则是法**功领导(指李洪志)鼓动弟子对抗政府并要求他们在斗败之后欣然殉教。用大卫?欧比(David Ownby)的话说:“李奚落那些弟子(甚至包括那些在反抗成本很高的中国弟子)缺乏斗争勇气,(并且)他好像还要求弟子去做出他本人也未曾做出的殉教”。(David Ownby 2003,118-119)

原文备注: 
注8:李要求弟子声称“法**功没有组织,遵循的是大道无形”(Palmer2007, 264)
注9:李洪志并不完全是传统意义上所说的种族主义者。他不是种族歧视,而是反对不同种族之间通婚。不同种族通婚是堕落或者是造成大灾难即将到来的原因。举例来说“人类道德败坏,所有事情都在堕落。换句话说,都被污染了。现在人类的文化就是一片混乱——都是各种类的混杂,人类也变得越来越杂交了。这些真的将人类带到非常危险的境地—这是肯定的。就像我说的,灾难来临是因为人类堕落。” (李洪志 1998)
注10:苏珊•帕玛不仅描述了李洪志在2001年5月19日蒙特利尔集会上做出了上述陈述,她也给出了该段话在法**功网站上的链接:李洪志:“走向圆满”(2000年6月17日)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