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文化

砍价大妈---张德铭

2018-05-29 23:46:39 来源: 浏览:9594次 评论:0

 

张德铭

张德铭简历:  
1996年4月出生,湖南人 现就读美国纽約州立大学石溪大学
到过美国、德国、法国、瑞士、意大利、奥地利、梵蒂冈、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采编。 


获奖经历 :2005年5月   :第二届中国优秀小记者征文《音乐会》一文获金奖/2006年5月   :荣获涉外杯长沙市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初赛一等奖/2006年7月   :书法《山居秋瞑》获全国中小学优秀作品奖/2010年4月   :《语文报杯》校级一等奖/2009年2月   :新概念三好学生/2009年8月   :综合素质先进个人/2011年3月   :三好学生 /2007年5月   :三好学生 /2006年5月   :新三好学生 /2005年3月   :三好学生 /2003年3月   :三好学生  

活动(校内和校外) 参加协会/1.《南加州中华科工学会》会员/2.《北美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员/3.体育类: 2005年2月:获抬拳道段位证书,/4.2012年上学期雅礼中学羽毛球协会高一社员(详见附件)/5.《长沙晚报校园记者》6.《湖南省科技成果与技术市场协会》会员/《湖南省民俗摄影协会会员/6.发表过的文章: 2013.04总笫203期《创作》期刊: 发表《请让我依靠》一文/2012.01总笫194期《创作》期刊: 发表《我是一株仙人掌》一文《创作》期刊: 全国唯一青少年创作文学期刊//国际标准刊号:ISSNI007-38762006.11 至2007年《长沙晚报》先后发表:《我与西瓜的故事》《红包》《海南游记》《一滴雨的生活》/2005.8.9--2016《东方新报》发表获奖作文:《感悟音乐会》《科教新报》 《思乡》


砍价大妈

我通常会在被父亲派去买东西的菜市场看到一个中年大妈。她身材微胖,提一个发黄的布袋,穿一身绿底红色小碎花的宽松长裤。每每在菜市场见到这位大妈时,她总在与菜摊摊主们砍价。我有一点儿“书生气”,不敢砍价,怕伤了“文雅”。有时,我索性跟在大妈后面买,也能捡点小便宜,并且学到了一些砍价的技巧。
有一天中午,我奉父命去菜场买两把青菜,正好又看到大妈在砍价。我紧跟在她后面,听她与青菜摊主砍价的舌战。
“白菜多少钱一斤?”
“快收摊了,便宜卖,一块二毛钱。”
“这么贵!”
“你看要多少?”
“五毛。”
“这么少,成本都不止这点!”
“最多给你八毛一斤。”
“好好好,八毛一斤。”
那位大妈买了三斤走了。
我急忙凑上去,问:“白菜几元一斤?”
“不贵,两元!”
“啊,刚才大妈买的……”
“好吧,给你八毛一斤!”我买了两斤,才一块六。平常要四元,真棒!
还有一次,我刚从菜市场的杂货铺买完东西出来,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老李啊,我天天来买你的菜,照顾了你这么多年的生意,今天的萝卜说什么你也得算我一半的价格。对了,这几根小蒜苗叶送我了吧!”
果然,又是那位大妈,她的音质虽然不是很好听,但给人一种热情似火的感觉。不知不觉我的目光随着她的身影,慢慢地走进了菜市场深处。
大妈依旧提着她那有些发黄的布袋子,穿着碎花的裤子,一步一步地走向了一个菜摊。
“今天白菜多少钱一斤?”她清了清嗓子,用一种熟络地语气问道。
“你看这时间,我准备收摊了,这样吧,剩下的全给您,算您一块二毛钱一斤!您方便我也方便。”一位五十岁左右满脸皱纹的大爷,一边收拾菜摊子一边说道。
“一块二毛钱一斤,这么贵,我刚刚在旁边的张大婶那儿听见才五毛钱一斤,怎么到你这儿就贵了这么多!”大妈一脸震惊地说道。
大爷更是震惊,立马停下收拾菜摊子,一脸忿忿地说道,
“怎么可能,我这进价都不止五毛钱,我进的可都是新鲜蔬菜!”
大妈见大爷有些愤慨,连忙赔个笑脸说,
“我知道你进的是好货,不然,我怎么会到你菜摊子上来呢?瞧,你这儿的卫生条件也好,我肯定信得过你呀!”
“行吧,我也不瞒您,我这白菜进价都得七毛钱,最后一点,我赶着回家,算您八毛钱一斤,我就赚点路费。”
“行,我也是个痛快人,八毛就八毛,这剩下的我全都要了!”大妈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来给您称一称,您看,一共两块六毛钱。”
“两块六啊,就两块五,我小区里有好多一起跳舞的姐妹,我叫她们以后都到你这里来买菜,保准你赚钱!”大妈一边笑,一边说。
大爷摇了摇头,“还是您会说话,两块五就两块五,下次记得照顾我生意啊!”
说罢,大妈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提着菜,走向了下一个菜摊子。
刚才的一幕看得我目瞪口呆,一块二一斤的白菜,大妈竟然以八毛钱一斤的价格买到了!我不得不佩服大妈砍价的能力。于是我跃跃欲试,走到了那位大爷的菜摊子前,
“大爷,您剩下这点白菜还卖吗?”我支支吾吾地问道。
“这些啊,我准备带回家自己吃呢,刚刚的白菜都给一位大妈了,你要的话算你一块二一斤吧!”大爷说道。
“可是,可是,刚刚您卖给那位大妈才八毛钱一斤啊!”
我避开大爷的目光,低着头又问,“能八毛钱算给我吗?”
大爷见我一脸羞涩,话锋一转:“没问题,看你这么小,便宜给你啦!”
最后我买了两斤白菜仅花了一块六毛钱,比平常便宜了八毛钱。虽然钱不多,但是我却十分开心,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在买东西的时候有勇气砍价。
以前,在菜市场看到形形色色的大爷大妈们与商贩们砍价,我总总是不屑一顾,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为了几毛钱去费那么多口舌。今天第一次尝到砍价的滋味,确实令人感到愉悦。
砍价是一门艺术,尤其是在中国妈妈辈的中年人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她们真正在乎的并不是价格优惠了多少,而是从砍价过程中语言与心理的较量中获得的快感。你一句我一句,你出一个价我出一个价,最后再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心理与语言的双重博弈所获得的乐趣往往大于砍价之后获得的优惠,这也是中国特有的人情风俗,语言的博弈是国人热情的象征,心理的博弈则体现了个人的智慧。砍价也是一门人与人相互沟通的艺术,既要洞悉对方的想法,又要在不惹怒对方的前提下达到自己的目的,这需要一定的技巧,更需要为人处世的经验。




砍价大妈
我通常会在被父亲派去买东西的菜市场看到一个中年大妈。她身材微胖,提一个发黄的布袋,穿一身绿底红色小碎花的宽松长裤。每每在菜市场见到这位大妈时,她总在与菜摊摊主们砍价。我有一点儿“书生气”,不敢砍价,怕伤了“文雅”。有时,我索性跟在大妈后面买,也能捡点小便宜,并且学到了一些砍价的技巧。
有一天中午,我奉父命去菜场买两把青菜,正好又看到大妈在砍价。我紧跟在她后面,听她与青菜摊主砍价的舌战。
“白菜多少钱一斤?”
“快收摊了,便宜卖,一块二毛钱。”
“这么贵!”
“你看要多少?”
“五毛。”
“这么少,成本都不止这点!”
“最多给你八毛一斤。”
“好好好,八毛一斤。”
那位大妈买了三斤走了。
我急忙凑上去,问:“白菜几元一斤?”
“不贵,两元!”
“啊,刚才大妈买的……”
“好吧,给你八毛一斤!”我买了两斤,才一块六。平常要四元,真棒!
还有一次,我刚从菜市场的杂货铺买完东西出来,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老李啊,我天天来买你的菜,照顾了你这么多年的生意,今天的萝卜说什么你也得算我一半的价格。对了,这几根小蒜苗叶送我了吧!”
果然,又是那位大妈,她的音质虽然不是很好听,但给人一种热情似火的感觉。不知不觉我的目光随着她的身影,慢慢地走进了菜市场深处。
大妈依旧提着她那有些发黄的布袋子,穿着碎花的裤子,一步一步地走向了一个菜摊。
“今天白菜多少钱一斤?”她清了清嗓子,用一种熟络地语气问道。
“你看这时间,我准备收摊了,这样吧,剩下的全给您,算您一块二毛钱一斤!您方便我也方便。”一位五十岁左右满脸皱纹的大爷,一边收拾菜摊子一边说道。
“一块二毛钱一斤,这么贵,我刚刚在旁边的张大婶那儿听见才五毛钱一斤,怎么到你这儿就贵了这么多!”大妈一脸震惊地说道。
大爷更是震惊,立马停下收拾菜摊子,一脸忿忿地说道,
“怎么可能,我这进价都不止五毛钱,我进的可都是新鲜蔬菜!”
大妈见大爷有些愤慨,连忙赔个笑脸说,
“我知道你进的是好货,不然,我怎么会到你菜摊子上来呢?瞧,你这儿的卫生条件也好,我肯定信得过你呀!”
“行吧,我也不瞒您,我这白菜进价都得七毛钱,最后一点,我赶着回家,算您八毛钱一斤,我就赚点路费。”
“行,我也是个痛快人,八毛就八毛,这剩下的我全都要了!”大妈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来给您称一称,您看,一共两块六毛钱。”
“两块六啊,就两块五,我小区里有好多一起跳舞的姐妹,我叫她们以后都到你这里来买菜,保准你赚钱!”大妈一边笑,一边说。
大爷摇了摇头,“还是您会说话,两块五就两块五,下次记得照顾我生意啊!”
说罢,大妈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提着菜,走向了下一个菜摊子。
刚才的一幕看得我目瞪口呆,一块二一斤的白菜,大妈竟然以八毛钱一斤的价格买到了!我不得不佩服大妈砍价的能力。于是我跃跃欲试,走到了那位大爷的菜摊子前,
“大爷,您剩下这点白菜还卖吗?”我支支吾吾地问道。
“这些啊,我准备带回家自己吃呢,刚刚的白菜都给一位大妈了,你要的话算你一块二一斤吧!”大爷说道。
“可是,可是,刚刚您卖给那位大妈才八毛钱一斤啊!”
我避开大爷的目光,低着头又问,“能八毛钱算给我吗?”
大爷见我一脸羞涩,话锋一转:“没问题,看你这么小,便宜给你啦!”
最后我买了两斤白菜仅花了一块六毛钱,比平常便宜了八毛钱。虽然钱不多,但是我却十分开心,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在买东西的时候有勇气砍价。
以前,在菜市场看到形形色色的大爷大妈们与商贩们砍价,我总总是不屑一顾,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为了几毛钱去费那么多口舌。今天第一次尝到砍价的滋味,确实令人感到愉悦。
砍价是一门艺术,尤其是在中国妈妈辈的中年人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她们真正在乎的并不是价格优惠了多少,而是从砍价过程中语言与心理的较量中获得的快感。你一句我一句,你出一个价我出一个价,最后再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心理与语言的双重博弈所获得的乐趣往往大于砍价之后获得的优惠,这也是中国特有的人情风俗,语言的博弈是国人热情的象征,心理的博弈则体现了个人的智慧。砍价也是一门人与人相互沟通的艺术,既要洞悉对方的想法,又要在不惹怒对方的前提下达到自己的目的,这需要一定的技巧,更需要为人处世的经验。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