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下华人

一位伟大华裔女诗人去世 作品反映第一代移民心声(图)

2017-10-31 06:08:29 来源: 纽约时报 浏览:12134次 评论:0


 

Doris Lum Mazur

诗人蒋慧萍(右)在1970年代与女演员玛丽·林(Mary Lum)在一起。蒋慧萍曾为唐人街和下东区的一些团体工作,在纽约推广中华文化。
蒋慧萍(Fay Chiang)渴望理解自己作为华人移民后裔的身份,为此致力于有着鲜活表达的诗歌,以及帮助推动亚裔美国人文化教育事业的社区行动。她于10月20日在布朗克斯的一家临终关怀医院去世,享年65岁。
她女儿显·蒋-沃伦(Xian Chiang-Waren,音)说她死于癌症并发症。她生前生活在曼哈顿东村,直到癌症转移至大脑。
蒋慧萍的诗歌——有时平静,有时愤怒,有时全以小写字母写就——反映了她作为第一代华裔美国人的焦虑、她把亚洲文化融入美国社会的渴望、她对唐人街和下东区(Lower East Side)一些团体的参与,以及她在近四分之一个世纪里与乳腺癌的抗争。
她在诗中写过因为她是华人而不愿邀请她去家里的白人朋友和同学,嘲笑她竟然想要写诗的四年级老师,还有烦恼于她不是男孩的祖母。她著有三本诗集,其中一本是《七大洲九种生活》(7 Continents 9 Lives——暂译,2010年)。
她在父母位于皇后区东艾姆赫斯特的手工洗衣店“永兴”(Wing Sing,音)的后屋长大成人,曾回忆起那段对她影响深远的经历。九岁前,身为长女的蒋慧萍与三名手足及父母挤在一个14英尺长、10英尺宽(约4.2米长、3米宽)的房间里,屋内有一张折叠桌、六把折叠椅、一张折叠沙发,以及其他一些摆设。
她还记得自己的父亲蒋贝多(Bay Doc Chiang,音)不得不非常努力地工作。他在1930年代从南方沿海省份广东的笋围移民到美国的时候还是一个男孩,自打那时起便在洗衣店里给人洗衣服,每周工作六天,每天16个小时;同样来自笋围、原名廖合坤(Hop Kun Leo,音)的母亲,则在婚后操持着他们那个寒酸的家。
在《父母》(Parents)一书中,蒋慧萍提及了自己的父亲:
嘿!那个伙计衣着挺入时。
战争期间,他们让他劳作在
海军基地,当焊接钢管的学徒
但等到士兵从战场上归来
洗衣店的顾客叫他查理。
(“查理”[Charlie]几乎肯定是指虚拟人物侦探陈查理 [Charlie Chan],在很多人看来,陈查理承载着外界对华人的种族主义刻板观念。)
蒋慧萍于1952年1月27日生于布朗克斯。在曼哈顿的亨特学院(Hunter College)就读期间,她积极投身于反越战运动,并加入了一些学生团体,为的是推动在亨特学院以及纽约市立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体系内的其他院校开设亚裔美国人研究课程与项目。
但她离开了大学校园;作为长女,她得去照顾因身患癌症即将离世的父亲,并经营洗衣店。她最终毕业于曼哈顿的视觉艺术学院(School of Visual Arts),获得插画设计学位。
1970年代中期,蒋慧萍成为主要服务于亚裔美国人艺术社群的社会文化团体地下室工作坊(Basement Workshop)的执行主任,由此拉开她为一系列非营利组织工作的序幕。
“她坚信,文化教育工作是行动主义的关键,”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历史学家、该大学亚太裔美国人研究项目及研究所(Asian/Pacific/American Studies Program and Institute)的创始人、主任陈国维(John Kuo Wei Tche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她总是说,人们需要意识到他们有选择的机会,可以从他们的生活中解脱出来。”
在地下室工作坊任职十余年后,蒋慧萍还曾服务于亨利街安置会(Henry Street Settlement)的外展项目、《纽约新闻日报》(New York Newsday)的公共事务部门、唐人街的青少年关爱项目Project Reach,以及阅读和研讨项目Poets & Writers。
近年来她为一些人绘制了肖像,其中很多人是被执法部门杀死的青少年。
“我认为世人需要看到这些年轻人的脸,”这些肖像于2015年在曼哈顿西39街的伊莉莎白艺术基金会(Elizabeth Foundation for the Arts)展出时,她告诉新闻网站DNAinfo。
除了女儿,蒋慧萍尚在人世的亲人还有她的两个妹妹,简和珍妮丝(Jean and Janice Chiang)。她一生未婚,她的弟弟彼得(Peter)死于1982年。
蒋慧萍在2012年的诗作《地标和地理》(Landmarks and Geography——暂译)中记录了她为转移性乳腺癌付出的代价,诗的开头列明了她做过的每一次手术,以及从她身上被切除的每一个肿瘤、淋巴结和乳房。她写道,尽管一个肺里仍然长着三个肿瘤,尽管坐骨神经痛让她从脊柱难受到脚趾,尽管身上的伤疤隐隐作痛,她还是感到高兴,因为自己仍然能够站立,
|23| 仍然能够行走,
随时漫步于
我生长于斯的
这座城市的街头,
唐人街,下东区,
还有我东村的家。
风霜雨雪——
扑面而来
仍然活着。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最新视频
最新文章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