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 科学技术

中科院首位美籍所长恢复中国籍(图)

2018-06-27 23:08:06 来源: 侨报 浏览:7111次 评论:0

▲蒲慕明近照。上海上观新闻

▲蒲慕明近照。上海上观新闻

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蒲慕明曾经有这样一个身份——中科院历史上第一位外籍所长。2017年对于蒲慕明来说特别有意义,一是他放弃美国国籍,恢复了中国国籍,二是世界上第一个体细胞克隆猴诞生在神经所。

蒲慕明出生于南京,成长于台湾,求学于美国,自1999年担任中科院神经所首任所长。眼下已69岁的他,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一直参与中国脑计划规划

“如果以美国国籍身份在国际上代表中国科学家为中国脑计划发声,有些不合适。”这些年,蒲慕明一直参与中国脑计划的规划,他觉得是时候恢复中国国籍了。上世纪80年代他加入美国国籍的最重要原因,是当时经常要去世界各国开会,持美国护照前往许多国家不用办理签证,比较方便而已。如今,蒲慕明的工作重心早已转到中国,出国办理签证相比以前也方便许多。“我内心从来都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在祖国的工作是我一生中对社会最大的贡献。”从蒲慕明有了这一念头,到恢复中国国籍,差不多花了一年时间。

上海《解放日报》27日报道,1981年,时任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生理系副教授的蒲慕明,为学校和北京医学院联合开办的细胞生理讲习班授课,这是他离开32年后第一次回大陆。当时,学员们虽很少提问,但做笔记十分认真。从那时起,他就告诉自己要常返华工作。

“几乎凭一己之力在上海打造了世界一流的神经科学研究所。”国际格鲁伯神经科学奖在评述他的科学贡献之后,加了这样一句话。

蒲慕明1999年创建中科院神经所并担任首任所长,称得上“临危受命”。当时脑研究所只剩3个研究组,科研陷入了困境。在蒲慕明带领下,仅用4年,神经所的13个研究组就突破了中国生命科学领域在国际一流学术期刊发表论文的纪录。2003年起,在全中国科研院所中第一个引进国际化的科研评估体系,与此同时探索人才的流动与退出机制。2009年,组建了脑疾病研究中心,建设非人灵长类平台。2011年,神经所参加全中国国家重点实验室评估,获得生物科学类第一。2016年,构建出世界上首个非人灵长类自闭症模型。去年11月27日,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体细胞克隆猴。据他透露,神经所眼下正利用克隆猴着手建立睡眠障碍疾病模型,如果顺利预计年底可以完成。

蒲慕明2009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201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2016年获得世界神经科学领域有极高声誉的格鲁伯奖,以表彰他在大脑神经可塑性的分子和细胞机制研究方面所做的开创性工作。据悉,2014年和2017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之前都获过格鲁伯奖。当有媒体问起,是否也有希望获得诺奖时,蒲慕明很快答:“有许多比我更出色的科学家。”

“网上流传着一封我写给实验室年轻人的信,其实里面很多话都不是我写的,比如不能午休之类。”蒲慕明笑着说,年轻人每周至少要工作6天总计50个小时,否则做不好科研。科研要有外在的宽松环境,但内在还是要有紧迫感。

最欣赏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

蒲慕明手上已长出了老人斑,却被同事们打趣“逆生长”。对此,蒲慕明幽默地说:“我的心理年龄和一个学生差不多,每天去上班的时候,我都感觉是去上学了。”只要在上海,就算是双休日,他都会去办公室,每天工作10小时对于他来说只是“标配”。有时觉得累了,他就在办公室打一会儿太极拳。

综合上海《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报道,“请不要购买近期用不着的东西。我十分严肃地反对那种赶在年底之前把未用完的经费全部花出去的观念。如果我们不能用完这些钱,说明我们并不需要它,我们必须把它还给中科院或者其他来源之处。这才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科学家的正确态度。”这是蒲慕明曾经给神经所的课题组长群发的一封邮件。他自己就是这么做的,神经所成立19个年头,至今没有一辆公车,他也没有专车或司机。在搬进新楼前,他的办公室墙面受潮剥落,他从未要求所里装修一下。

“说话太直,对许多事不能容忍是我的缺点,但也可能是优点。不管怎样,我不打算改了。”蒲慕明一字一顿地说。

和蒲慕明相处久了,很多人都会被他的赤子之心所感染。与他相处多年的同事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早已融入蒲先生的血液之中。“我所仰慕的知识分子充满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就算呆在一间狭小的斗室,也不会忘记打开窗户眺望远方。”他说起了他仰慕的大师竺可桢。竺可桢早年在美学习,是一名气象学前沿科学家,返华后他花了10年时间在中国各地建设简易的气象站。后来担任浙江大学校长,一心做教育,也没继续自己的研究。“他不是在自己科研兴趣驱动下工作的科学家,而是受国家社会需求驱动去做事,这正是我所敬重的。”

从2005年开始,蒲慕明每年都带研究生开展科普支教,一直坚持至今。“一方面是想种下科学的种子,另一方面是想让学生知道社会的需求,这样对社会才会有感情。”早在蒲慕明读大学期间,他就在一个暑假翻译了10万字的《汤普金梦游记:近代物理探奇》,至今仍是台湾最畅销科普书籍之一。这对20岁的年轻人来说着实不易,他也因此学会如何自律完成必要进度,每天坐在桌前10个小时以上。

受他影响,两个女儿也热心公益。“她们都比我更有名气。”大女儿蒲艾真是美国知名社会活动家,一直关注劳工权益保障,2012年被时代杂志评选为最具影响力百大人物。小女儿蒲婷是今年奥斯卡最佳短纪录片《天堂堵车》的影片编辑,关注的是有抑郁症的艺术家。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最新视频
最新文章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