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文化

全能神的“毒誓”对信徒精神控制的作用

2017-12-01 12:51:40 来源: 中国文化传媒网 浏览:18254次 评论:0

人本网艺术鉴赏

山东“招远血案”主犯张立冬、张帆等全能神罪犯受到了法律的严惩。然而,张立冬一家——包括张帆这样的大学生,何以从正常的普通人走到如此疯狂的地步?他们或者说全能神邪教组织对信徒的操控,为什么能够使这些人无视法律的存在而不畏以身试法?这其中,邪教组织对信徒的洗脑、信徒对教主的盲目崇拜、教主的贪婪无耻及信徒的“性恶”之心的被激发等等因素,都可以为张氏一门的行为作出诠释。但从邪教精神控制的角度讲,全能神信徒的一纸“卖身契”即“毒誓书”,却有着较特殊的“功效”作用。

“毒誓”成为捆绑信徒的精神枷锁

首先,我们来看看“毒誓”对什么人最起作用?全能神邪教组织所发展的信徒,一般以生活在农村的农民为主(也包括一些信了基督教但并不真正懂得教义的农民)。这些文化素质普遍偏低的农民、尤其是较偏远地区的农民,他们的普遍特点是:一是生活相对贫困,有的地方还缺医少药;二是缺少科学知识和防范意识,有的农民还有严重的迷信观念;三是一些基层农村缺少丰富的文化生活,孤独感和隔离感使农民盼望有人亲近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农民往往成为邪教拉拢的对象。加之农民的淳朴和对现实利益的要求,他们一旦对某件事起了“毒誓”,绝对是认真的,在他们看来是不能违背的。而邪教恰恰抓住农民这些特点,再利用一些人的迷信心理,使农民信徒被骗入全能神时,用发“毒誓”的形式将他们牢牢地捆绑在邪教的贼船上,就此给他们带上了精神枷锁!

具体的做法是:每个加入全能神的人员,在介绍人的带领下,都要自愿写下起誓书,内容主要为:要相信神的话、听神的安排、誓死开展神的作工,让神满意,如违背神的旨意,泄漏秘密,出门被车撞,全家遭殃等。从此,发了“毒誓”的信徒步入了无法回头、无法退出的梦想“天国”路,他们彻底地卖身给了全能神组织,只能抛弃自我,惟“神”是从。

全年神组织在拉拢欺骗这些对象的同时,特别对文化较低、生活困难的“苦难女同胞们”给予了所谓的“神的关怀”,其实就是施展一些小恩小惠,使她们觉得在“神的家庭”里受到了爱护(这对缺少家庭关爱的农村妇女尤为重要)。而后,这些妇女被全能神组织彻底洗脑后,就成为邪教发展其组织、传播其思想的工具,甚至是“性工具”。可由于她们发过了“毒誓”,又认同全能神所讲的“神的惩罚已经开始”的观点,她们就认为肉身属于教会,要是背叛了神,神就会让自己下地狱,永世不得翻身。这样,“毒誓”和洗脑必然导致了她们对神极度恐惧,只能无条件服从于组织。

“毒誓”成为信徒“甘心奉献”的精神追求

全能神邪教抓住信徒的心理弱点和生存需求,再利用信徒的有神论思想,通过不断强化洗脑的方式,如:秘密聚会(即“交通”)、唱“灵歌”、传福音等活动,增强了组织的团队感,逐步消除了信徒的自我意识,使个体对个人的真实存在完全迷失和淹没在集体的意志中。而邪教的这个集体意志则是信守“毒誓”,实现对“神”的承诺(即给神做工)。如此的邪教逻辑就将信徒的个体“誓言”转变为了一种精神追求,而且不能考虑这种追求是否可以得到“回报”。否则,就是不信“神”,就可能受到神的惩罚。这样,一纸“毒誓”的“卖身契”便成了终身的禁锢。

信徒一旦被如此禁锢后,全能神组织就对信众开始压榨和盘剥,还美之曰“奉献”。所谓“奉献”主要分为财物“奉献”和肉体“奉献”,即有钱出钱、无钱出力(包括出人:如女信徒出卖色相),凡拒绝“奉献”者,不但会受到组织的排挤和打击,更会受到死亡的威胁。全能神称:“神再次道成肉身”是对人类的审判,只有相信“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的神,才能得到拯救”。信徒想被“拯救”,就能积极为“女基督”奉献,以便成为全能神拣选的“羔羊”进入“天国”。而全能神邪教不仅通过“奉献”来控制信徒(如谁奉献的多,谁就会得到“女基督”的“拯救”),还通过信徒自己写的“毒誓”来实现其控制。而信徒在一次次的奉献中,不仅失去了自己的血汗钱和做人的尊严;而且在一次次的奉献中迷失了人生的方向。因为常年奉献让本就贫困的信徒早已是家徒四壁,而且因为常年在外传福音、或者“过灵床”而无法面对家人的期待……信徒走到这一步,就象输光的赌徒,也只能去幻想“天国梦”的早日实现。但这一切却给每个信徒的家庭带来无尽的苦难。

全能神“护法队”对违背誓言信徒的惩罚

“女基督”曾在《神隐秘的作工》中如此说:“我说到做到,一切都在我的手中,谁若疑惑必遭击杀,没有考虑余地,立即斩草除根,除去我的心头之恨。”那么,全能神组织对违背“誓言”的信徒是怎么做的呢?全能神组织专门成立了“护法队”,针对不能坚定信神的信徒,特别对那些怀疑组织的人、想背叛或想退出其组织的人,都要施以暴力的报复,即所谓“神”的惩罚。

例如:2010年,河南一名小学生在放学途中被杀,脚心印有“闪电”标志(全能神的标识)。原因竟是全能神组织对该儿童的家属意图脱教而进行的惩戒;2011年11月,安徽省霍邱县的全能神信徒卢庆菊因为发现全能神“石头显字”造假、组织人员私分“奉献款”等真相而要退教时,遭到生命威胁并被跟踪监视,在极度恐惧和无奈中投水自尽;2011年,福建省长汀县全能神信徒黄小媛在表示要退教后受到上门威胁,最终自杀。这些邪教的暴力恐怖行径,使全能神的信徒特别是试图违背誓言、想摆脱组织的信徒,结果造成了巨大的恐惧心理,让他们不敢违背当初的“毒誓”。

总之,一张薄薄的起誓书成为了全能神邪教控制成员的特殊精神工具,它给信徒所带来的影响及“威慑”甚至胜于国家法律,而张立冬这一窝邪教信徒对无辜群众的残害,恰恰证明了全能神邪教这种“毒誓”之毒的可怕。“毒誓”不仅桎梏了信徒的思想、行为,而且导致了信徒对“神”的恐惧和对现实生活的麻木,也成为信徒寻求不可能实现的“天国梦”的渴望。为此,信徒在“毒誓”的鞭策与邪教洗脑的双重驱使下,不得不放弃正常人的一切,在恐惧、幻想及无奈中一步一步跌入罪恶的深渊。这也是为什么全能神邪教特别重视信徒发“毒誓”的内在原因。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最新视频
最新文章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