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文化

“张胆大”捉“鬼”记

2018-03-30 08:29:56 来源: 浏览:9464次 评论:0

 

张德铭

张德铭简历:  
1996年4月出生,湖南人 现就读美国纽約州立大学石溪大学
到过美国、德国、法国、瑞士、意大利、奥地利、梵蒂冈、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采编。 


获奖经历 :2005年5月   :第二届中国优秀小记者征文《音乐会》一文获金奖/2006年5月   :荣获涉外杯长沙市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初赛一等奖/2006年7月   :书法《山居秋瞑》获全国中小学优秀作品奖/2010年4月   :《语文报杯》校级一等奖/2009年2月   :新概念三好学生/2009年8月   :综合素质先进个人/2011年3月   :三好学生 /2007年5月   :三好学生 /2006年5月   :新三好学生 /2005年3月   :三好学生 /2003年3月   :三好学生  

活动(校内和校外) 参加协会/1.《南加州中华科工学会》会员/2.《北美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员/3.体育类: 2005年2月:获抬拳道段位证书,/4.2012年上学期雅礼中学羽毛球协会高一社员(详见附件)/5.《长沙晚报校园记者》6.《湖南省科技成果与技术市场协会》会员/《湖南省民俗摄影协会会员/6.发表过的文章: 2013.04总笫203期《创作》期刊: 发表《请让我依靠》一文/2012.01总笫194期《创作》期刊: 发表《我是一株仙人掌》一文《创作》期刊: 全国唯一青少年创作文学期刊//国际标准刊号:ISSNI007-38762006.11 至2007年《长沙晚报》先后发表:《我与西瓜的故事》《红包》《海南游记》《一滴雨的生活》/2005.8.9--2016《东方新报》发表获奖作文:《感悟音乐会》《科教新报》 《思乡》



“张胆大”捉“鬼”记
 
我上学前的童年是在郊区的奶奶家度过的。上学后,一放暑假,我还是爱回到奶奶身边。那里有高高的山,清澈的河和一望无际的田野;有收获后可供孩子们四处奔跑的稻田,更有很多儿时的玩伴和许许多多可供我们自由探险的奇境。五彩缤纷的的童年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一些带有“传奇色彩”的经历让我至今仍感到无比自豪。
九岁那年暑假,我照例来到了奶奶家。在好朋友的建议下,我组织村里的娃娃成立了一个以我为头的探险游戏帮,其热闹程度堪比花果山的美猴王和群猴。每天除了各自回家吃饭、睡觉以外的时间,我们都在一起嬉闹。只要我“猴大王”一声令下,“众猴儿”不出五分钟便在奶奶家屋前坪聚得齐刷刷的,队伍浩浩荡荡地朝我们的营地开拔。
七月中旬,天气还不太炎热,我们就去村中心小学的操场上踢足球,打陀螺、捉迷藏和玩各种乡村小孩爱玩的游戏。
转眼,八月到了。火辣辣的太阳把操场晒得像烧热的锅一样,鸡蛋几分钟之内就能被烤成蛋饼。足球是没办法踢了,我们将队伍转移到了种了很多果树和高大香樟树的村东头。
除了果树林外,那儿还有几片菜地和一个小水塘。香樟树下空间很大,我们就在树荫下斗蟋蟀、抓蚱蜢、在水塘边用棉花团钓青蛙、像少年达尔文一样解剖小动物。树上常掉下来一种胖胖的、背上长肉刺的大青虫,毒性很重。它一旦粘上人的皮肤,皮肤上就会起“砣砣”,奇痒无比。我们恨死这些俗称“霍癞子”的大青虫,便用瓦片把它们切成一段段。刚开始切大青虫的时候,我怕得要命。下手时,手刚一伸出去,立马又缩了回来。瓦片刚挨上青虫的身体,手抖得象患帕金森氏症的老人一样厉害,站一旁看我切虫的土生土长的农村娃们都笑尿了。只能从课本中读到的萤火虫对我充满了无穷的魅力,夜幕降临后,我总喜欢抓些萤火虫装进用奶奶事先给我准备的玻璃瓶中。
村东头有一个废弃的仓库,那儿常散发出刺鼻的腥臭味,它因此成了我们的“军事禁地”。每到晚上九、十点钟,仓库里总发出奇怪的“刷啦刷啦”的声音。我们纷纷猜测,那声音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是动物,还是传说中的鬼怪?只要那怪声响起,我们个个都吓得毛骨悚然,各自奔逃回家。
我是“娃娃帮”里年龄最大的,天不怕地不怕,人称“张胆大”。我想自己要照顾好他们,还要做他们的榜样。一天下午,我豪迈地对伙伴们说:“大家不要怕,我们今晚去仓库里‘捉鬼’去。我们都是男子汉,什么也难不倒我们。”原本脸上还写着恐惧的几个小伙伴听到“男子汉”三个字,纷纷抬起头,挺着胸说好。
夜幕降临时,我朝窗外望去,黑乎乎的。我心里犯起了难,想打退堂鼓;奶奶也劝我莫出去,待在屋里看动画片;再说,只要想到那散发出令人作呕臭味的怪物,我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还是下次挑个有月亮的夜晚再去吧。
我正拿不定主意,兴趣高涨的小伙伴们就在窗外喊我。我走出门,嗫嚅着想说下次再去。一个小伙伴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挑衅”地问:“老大是不是怕了啊?”。被他这一激,我立马抬起头说,“谁怕啊,现在就去!”
“娃娃帮”的十三个成员身披“稻草铠甲”,带上村民晚上停电时用的充电电筒,手拿削尖了的木棍,像是面临生死决斗似的来到仓库。我们正准备进去时,门口突然刮起的一股阴风吹动着我们的衣服,我们顿时感到的不是夏夜难得的凉爽,而是刺骨的寒冷。我们不约而同地挤坐在门口的墙边,伸长脖子往里面瞧,黑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突然,寂静中的几声猫叫把我们吓得魂飞魄散,谁也不敢吭声。里面不时传来阴森、恐怖的“刷啦刷啦”的声音,就如身临鬼片中的险境一样,我们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在与怪声的僵持中,我有点胆怯了,想从伙伴中挑选一个领头的。我小声问大家:“谁打头?”其余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喊:“你老大呀!”我故装糊涂地用拇指指向自己继续问:“我”?伙伴们又点点头。我无奈地摆出英雄姿态、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慢慢向仓库走去。一步、两步、三步……我每走一步,心在发虚,腿在发软,身上觉得更冷了。一个一个的问题从我脑海中冒出:我不会尿裤子吧?那脸丢就大了;鬼长啥样?里面有坏人怎么办?我能活着出来吗?小伙伴们会等我吗?想到这,我回头对伙伴们说:“你们不能扔下我开溜,一定要在这等我的口令。”大家点点头。我心想:我决不能……死,我……要活着出来!我一边往里冲,一边使劲喊:“有人吗?”,寂静中,我清晰地听到了自己“咚咚”像闹钟一样嘀哒的心跳,过了好一会儿,没有人回话。我鼓起勇再往里走,在微弱的电筒光下,我看见了仓库中央有一大桶发臭的花生油和二十来只似猫崽大小的体型肥大的老鼠。这群喝足了油的老鼠在不停地噬啮着仓库里一些残存的木板。而腥臭味则是掉入油桶淹烂的老鼠发出的腐臭。
探险完成后,我镇定地走出仓库,在门口故意像夜鬼一样幽幽地发出几声凄厉的哀嚎。等我走到门外时,原先信誓旦旦保证等我的伙伴们被我的叫声吓得逃窜得无影无踪了。   我独自回到奶奶家,发现伙伴们都守在奶奶屋前的坪里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哭丧着脸、焦急地等着我“壮烈牺牲的噩耗。”从此“张胆大”的威名在村里娃娃中更是无人不晓,“张胆大”捉“鬼”的故事也被娃娃们传为佳话。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最新视频
最新文章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