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中国

陈丹青郭文景打嘴仗 来劝架的竟是姜文和易中天

发布时间:2020-09-14 23:38:04 来源:暴雨将至 浏览:7052 次

陈丹青郭文景的这场嘴仗,来劝架的竟然是易中天和姜文

因为对木心的评价,作曲家郭文景和陈丹青最近互杠了起来,没想到竟然惊动了姜文,他特地委托易中天发布了自己的观点。


郭文景说:


木心说,我是一个人身上存在了三个人,一个是音乐家,一个是作家,还有一个是画家,后来画家和作家合谋把这个音乐家谋杀了。

狼子村说:我是一个人身上存在了五个人,他们是天文学家、哲学家、画家、诗人和作曲家,后来作曲家把其他四个人全杀了。

(这种不交税,无成本,无法证伪的牛逼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吹,乐见大家一起来吹。)

木心说:东方与西方最大的分异现在音乐上:东方的音乐越听人越小,世界越小。西方的音乐越听人越大,世界越大。

狼子村说:纯属放屁!川江号子、信天游、草原的长调、藏区的牧歌、古琴、笛子、唢呐......我越听天越宽、地越远,最后听见人在天地苍穹间。

木心说:我去德国考察空气中的音乐成分,结果德国没有空气,只有音乐。


狼子村说:我去佛罗伦萨考察空气中的艺术成分,夜晚散步时,遇到达芬奇、米开朗琪罗和拉斐尔的幽灵,这三位拉着我的手说:可把你盼来了!
(跟上面第一条一样,欢迎大家一起来吹。)


我其实怼的不是木心这个人,而是一种文风和宣传方式。特此说明。
......去成都快活了两天,今日回京,仍无心作曲,故而写篇怼文消遣。

陈丹青回复:

文景弟如晤:

久不见,今友人转发弟怒怼木心文,甚惊艳。弟于木心音乐观持异见,狠好,直说便是,然辞气如是之污秽,面目如是之难看,实令我吓煞。昔年得识弟,欢谈之下,果然中音七八届才子也。今贵为教授,作曲精英,音坛前辈,国际名角,而竟不惜自己上网破相,悍然骂街,弟不觉得又亏又土吗?呜呼,赞人也好,骂人也罢,说出的都是自己啊。今大文既出,本不必作复,然念及两面之缘,骤尔看低吾弟,亦属无礼,遂收回雅量,回应如上,也算陪弟破一回相吧。

陈丹青郭文景的这场嘴仗,来劝架的竟然是易中天和姜文陈丹青

以下是姜文委托易中天老师发布的“劝辞”

陈丹青郭文景的这场嘴仗,来劝架的竟然是易中天和姜文

新冠未除,

惊闻郭陈二老新近有染。

染在哪里?染在音乐上:

三线谱不是五线谱,

他师傅不是他师傅什么的……

我放心了。

只要不是病毒,

爱怎么染就怎么染吧。

我听说:

今年最大的任务是活着!

照说此染与我八竿子打不着,

我连简谱都不识,

除了口哨什么乐器都不会。

问题是他们当中,

一位是阳光的作曲,

一位是灿烂的粉丝。

我赶巧是阳光灿烂的导演,

那就出来劝劝。

为了不喧宾夺主,

为了不耽误工夫,

我把话缩短再缩短。

只弄了二十八个字。够用。

最后,

希望陈老多向郭老请教音乐,

三人行必有你师嘛。

两人行也有。

木老教得你,郭老就教不得?

我看可以教一教。

Anyway,

相长之余二老不妨团结起来,

遥看远方,共抗疫情!

为人类进步多做贡献!

七绝

陈木可观不可雕,勤能补陋难补骚。

東施代有东施效,秋泯夏虫子莫号。

陈丹青郭文景的这场嘴仗,来劝架的竟然是易中天和姜文转自易中天老师

劝架都用七绝,姜文不愧怪才,只是这架拉得有点儿偏。


                                                                                                                     (责编: 洋洋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19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