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中国

男子不在案发现场却被关269天,检察院:你做有罪供述干扰办案

发布时间:2020-09-30 13:26:30 来源:综合新闻 浏览:6970 次

9月27日,针对嫌疑人做有罪供述是否因民警刑讯逼供、疲劳审讯所致一事,河南南阳市桐柏县纪委监委派驻县公安局纪检监察组工作人员回应上游新闻记者称,此前已要求县公安局刑警队自查,暂未收到反馈。

举报此事的5人是南阳市唐河县马振扶镇的陈德保、朱明贵、张峰、齐中平、李乾龙。2018年3月,河南南阳市桐柏县公安局立案侦察张宋道涉黑案时,顺带破获了一起唐河公安局3年未破的积案:上述5人于2015年1月20日晚8时30分许,冲进贵丽丝美发会馆(下称理发店)乱砸一通。

桐柏县检察院向法院移送起诉5人后,证据发生变化:案发当晚,齐中平正在千里之外的河北唐山,不可能在唐河案发现场,但却被关押了269天。当他向桐柏县检察院提交国家赔偿申请书时,收到的答复是:你做有罪供述,干扰检察机关办案,对批准逮捕决定负有很大责任。

对于桐柏县检察院的答复,桐柏县纪委监委派驻县公安局纪检监察组工作人员说,这不是扯淡吗?谁好好的会去做有罪供述?

齐中平称,他是在被警方刑讯逼供后才做出有罪供述。除齐中平外,朱明贵、张峰、李乾龙也称遭遇了刑讯逼供,他们没有砸理发店。该案辩护人据此认为,没有证据表明齐中平等5人砸了理发店。



▲理发店老板王李臣向民警表示,理发店被砸后生意一落千丈,没过多久他就将店铺转让了。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涉黑主犯被刑拘后,警方破获3年前打砸积案

2015年1月20日晚8时30分许,数人冲进唐河县马振扶镇双河街的理发店,住在理发店正对面的郝冬丽目睹了打砸案的一个片段。

9月26日,她向上游新闻记者回忆,当时屋外传来咚咚响,她透过窗看见,多名戴黑头套、手持木棍、个高身壮的人,从理发店快速跑出,上了一辆黑车,逃之夭夭。

案卷材料显示,打砸案发生后,店老板王李臣报警。唐河县双河派出所民警出警,询问了郝冬丽,并传唤了女子景淼。

双河派出所并未侦破此案,直到3年后。

景淼是南阳市桐柏县埠江镇人,埠江镇与马振扶镇相邻。2018年3月,景淼的丈夫张宋道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桐柏县公安局立案侦察。2018年12月25日,桐柏县法院一审判决,张宋道犯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8年。

虽然景淼未被司法机关列为涉黑涉恶人员,但刑期比张宋道多了一年半,其还犯有故意损坏财物罪。此外,以放高利贷为生的夫妻两人有多起犯罪事实重合。

张宋道夫妻被刑拘后,桐柏县公安局告破了理发店打砸案。

桐检公诉刑诉(2018)261号起诉书记载,2015年1月,景淼与理发店老板娘发生争吵。张宋道指使陈德保带人到理发店为景淼出气,陈德保驾驶一辆黑色无号牌轿车拉着朱明贵、张峰、齐中平、李乾龙一起蒙面并持刀、棍棒等工具,将玻璃橱窗、展示柜、茶几等物品砸毁。经桐柏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理发店被损物品价值2102元。



▲2018年12月,桐柏县法院作出刑事裁定书,因案件事实、证据发生变化,准许对齐中平撤回起诉。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被指打砸案指使者没认账,5名打砸者却认罪了

被认定为打砸案指使者的张宋道,始终不承认与打砸案有关。

案卷材料显示,张宋道多次供述均称,妻子景淼与理发店老板娘因烫发发生争执,理发店被砸后,他怀疑是景淼找人干的,他并没有指使他人参与砸店,他不认识陈德保。景淼称,她与理发店老板娘发生争执,但对理发店被砸案并不知情。

蹊跷的是,打砸案的实施者陈德保、朱明贵、齐中平、李乾龙等4人却认了。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证据显示,陈德保向桐柏县公安局供述,受张宋道指使后,他纠集4人打砸了理发店。砸完后,张宋道请他吃饭,并给他敬酒、上烟;朱明贵供述,他们5人砸了理发店。陈德保没有正当职业,跟着张宋道混。有事了,陈德保会喊他凑人数;齐中平和李乾龙亦供述,5人一同砸了理发店。

唯独没有承认砸理发店的是张峰。案卷记载,虽然张峰不承认砸理发店,但其余4人均证实他参与了。

2018年12月26日,是宣判恶势力犯罪集团主犯张宋道的次日,桐柏县法院一审判决5人砸理发店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判处陈德保、朱明贵有期徒刑1年零8个月,判处张峰、李乾龙有期徒刑1年零3个月。

陈德保等4人不服,上诉至南阳市中院。2019年6月28日,南阳市中院判决,原审认定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2020年6月23日,桐柏县法院作出与一审同样的判决。2020年8月19日,南阳市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陈德保曾因打架和交通肇事获刑;朱明贵、张峰、李乾龙3人也因打架获过刑。其中,陈德保和朱明贵因砸美容店获刑时,还在缓刑期间,他们因此被撤销缓刑。

朱明贵、张峰、李乾龙等3人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言,他们3人是父母和村民眼中的不良青年,还在坐牢的陈德保也是。



▲2020年1月2日,河南桐柏县人民检察院回复称,齐中平在原批捕阶段做了有罪供述,在很大程度上干扰了检察机关办案,对批准逮捕决定负有很大责任,不同意对其进行国家赔偿。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一人找到不在场证据,申请赔偿遇奇特回复

桐柏检察院虽然起诉了朱明贵等5人,一审只有4人获刑。这缘于5人中的齐中平取得了不在场的证据。

据陈德保、李乾龙两人的父亲介绍,律师会见完后告知他们,陈李两人坚称没有打砸理发店。于是,他们四处寻找证据,最先找到的是齐中平不在案发现场的证据。

25岁的齐中平在因砸理发店被刑拘前,并无其他案底。

证据显示,案发时的2015年1月20日晚8时30分许,齐中平正在河北唐山一电厂上班,并有其签到记录。多名工友也证实,齐中平是公司保安,1月20日晚正在岗亭值班,还要登记大货车进出记录。经司法鉴定,这组证据真实有效。

2018年8月31日,齐中平的辩护人当庭提交了这组不在场的证据。2018年12月25日,桐柏县人民法院作出刑事裁定书:审理过程中公诉机关因案件事实、证据发生变化,对齐中平撤回起诉,裁定准许桐柏县法院撤回起诉。同年12月29日,齐中平走出桐柏县看守所。释放证明书上载明,现因取保候审,予以释放。

从2018年4月3日在福州被抓,到12月29日释放,齐中平在看守所里关了269天。

2019年11月4日,齐中平向桐柏县检察院提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请求赔偿人身自由赔偿金8.4万余元,误工费5.3万余元,精神抚慰金5万余元。

2020年1月2日,桐柏县人民检察院向齐中平下达的宣布笔录显示,齐中平在原批捕阶段做了有罪供述,在很大程度上干扰了检察机关的办案,造成了被羁押269天的事实,齐中平对批准逮捕决定负有很大的责任。2019年12月30日,经本院第15届检察委员会第36次会议讨论,决定不同意对齐中平进行国家赔偿。

今年9月27日,桐柏县纪委监委派驻县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一工作人员谈及此笔录时说:这不是扯淡吗?谁好好的会去做有罪供述,怎么不想想有罪供述的原因?



▲朱明贵、张峰、李乾龙3人表示,2015年1月20日,他们没有砸理发店,如果说了假话,愿意承担一切法律后果。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多人称遭刑讯逼供,才做了有罪供述

齐中平在国家赔偿申请书上还称,办案人员见申请人不承认犯罪便进行刑讯逼供,对申请人进行体罚和变相连续讯问,超出正常人的生理需求和心里承受极限。

9月26日,齐中平对上游新闻记者说,2018年4月3日他被抓时正在福州打工,罪名是涉嫌非法拘禁罪。民警将其带回桐柏后,先是让他承认帮景淼要账,他没承认。接着让他承认打砸理发店,他开始也不承认。遭刑讯逼供后,民警告诉他其余4人都认了,他只好认了。他说遭到的刑讯逼供的方式包括踢腿、用电风扇吹、手掐锁骨。

收到桐柏县检察院不同意进行国家赔偿书后,齐中平向南阳市检察院进行了反映,南阳市检察院让他去找桐柏检察院,至今无下文。

齐中平说,我确实拿不出刑讯逼供我的证据,打我也不会留下证据。太累了,各种踢皮球,我都想放弃继续反映了。我快要结婚的女朋友因此和我分手。我不怨她,是我失联太久。等我出来后,我不好再去打扰她。我就想问问打我的那个警察,你心里会不会有一丝内疚?

一名与齐中平前女友相识的女子说,齐中平被羁押后,其前女友家人极力反对两人交往,两人只好分道扬镳。

另一名当事人陈德保的辩护律师介绍,他还查到,2015年1月,张峰有20天左右在北京顺义一工地务工,并有签到;2015年1月17日,李乾龙妻子入院,1月18日,产下一男婴。

张峰称,他也是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刑拘。他想不起来2015年1月20日晚8时30分在哪里。他虽然遭遇刑讯逼供,但没有承认打砸理发店。

李乾龙称,他遭遇的刑讯逼供方式和齐中平类似。在他印象中,美容店被砸当晚,他在南阳市区。1月20日下午,我拿着老婆的血去南阳医院化验,结果没出来,我在市区等了一晚。我印象是这样的,不敢确定。但我绝对没砸理发店。

朱明贵称,他与张宋道头号马仔相识,他帮景淼要过钱,判他非法拘禁罪他认。但他没砸理发店。

二审庭审时,陈德保称,他虽未遭遇刑讯逼供,但被疲劳审讯了,不让吃饭,不让睡觉。



▲9月27日,李乾龙代表5人再次来到桐柏县公安局反映情况,称遭遇刑讯逼供,才做出有罪供述。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纪检监察组:已要求刑警队自查未收到反馈

目前,陈德保仍在狱中服刑,朱明贵已刑满释放,张峰和李乾龙在服刑期满后释放,但释放证明上写的是:取保候审。

除朱明贵外,其余4人均向河南省高院提交了申诉状。

9月26日,陈德保的辩护人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5人系共同犯罪,所做供述如出一辙。齐中平不在作案现场,他供述和其他4人一起砸理发店肯定是假的。这就说明其他4人供述和齐中平一同砸理发店也是假的。基于此,没有证据表明5人砸了理发店。把齐中平名字和口供去掉后,继续起诉、宣判,想不通。张峰属于完全不能排除合理怀疑,李乾龙属于不完全排除合理怀疑。其他4人案发当晚到底在哪?有没有作案?这些该由司法机关去调查。

理发店老板王李臣为何要指认是齐中平等5人砸了他的店?9月25日到27日,上游新闻记者通过发短信、打电话、上门寻找等方式欲向其了解情况,王李臣均未回应。此前,王李臣向桐柏民警表示,理发店被砸后生意一落千丈,没过多久,他就将店铺转让。

到底是谁砸了理发店?警方会不会重新介入调查?桐柏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亦未回应。

9月27日,李乾龙作为5人的代表,再次来到桐柏县纪委监委派驻县公安局纪检监察组,实名举报桐柏县公安局民警参与刑讯逼供。

桐柏县纪委监委派驻县公安局纪检监察组工作人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此前,他已要求桐柏县公安县刑警大队自查,目前,尚未收到反馈结果。他对李乾龙说:你10月9日再过来,我找你详细问问。

值得注意的是,陈德保仍在狱中服刑,齐中平有不在场证据。朱明贵、张峰、李乾龙等3人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2015年1月20日晚,他们没有砸理发店,如果说了假话,愿意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责编: 洋洋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19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