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美国

特朗普26年前怀抱港女照片曝光 她是谁?

发布时间:2020-09-29 09:09:03 来源:世界华人周刊 浏览:8911 次

最近,一张特朗普20多年前的照片在网络上流传。

只见他眉开眼笑,搂着一位容颜靓丽的亚洲女子腰部,旁边是一位黑发的长辈。

能和特朗普坐在一起的,当然不是普通人。



那名黑发长辈,正是“周大福”的创始人,被称为珠宝大王的郑裕彤。

那名女孩也不简单,是郑裕彤的干女儿明美莲,被拉来参加聚会。她的父亲,是香港富豪明嘉福。

三人看上去都笑容灿烂,但实际上特朗普慌得一批。



因为那时的他已经破产,跑到香港就是为了拉投资。由于囊中羞涩和水土不服,闹出了许多笑话。

好在最后结局美满,香港富商决定投资,给了他一个优厚的合同,特朗普从而在美国东山再起。

但让人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再次发达的特朗普竟然把恩人告上了法庭,张开鳄鱼大嘴索赔10亿美元。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家伙竟然成为了美利坚的总统,到处炫耀着当年的事迹:“中国一直都是我是手下败将。”




破产生活

众所周知,特朗普是富二代,他的老爸是一个富裕的房地产商。

大学毕业后他加入了父亲的公司,并击败大哥成为了接班人,在房地产界纵横捭阖。他的事业在上世纪70年代迅速崛起,80年代迈向了巅峰。

喜欢大场面的他,组建过橄榄球队,创办过公路自行车赛,在纽约曼哈顿建造了68层的特朗普大楼,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购买了海湖庄园,还收购了美国东方航空公司包机业务。



▲ 位于曼哈顿的特朗普大楼总部

这些大手笔的投资,许多都是失败的,像橄榄球队、自行车赛、包机业务。

1990年地产不振,特朗普再次投资失利,辜负了银行的借款,欠下了巨额债务。

由于债台高筑,特朗普在后来申请破产,游艇和私人飞机都被拉走。法院甚至规定,特朗普每顿饭的费用限制在10美元以内。

幸运又不幸的是,特朗普曾经在曼哈顿核心区购买了77英亩(约31万平方米)的地皮。但他根本没钱开发,身家还不够支付买地的银行利息。

关键在于要把这些地皮卖出去,这样才有翻身的资本。

但彼时的美国房地产萧条,全球扫货的日本也泡沫破裂,根本找不到买家。

特朗普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无情的银行利息如密西西比河般日夜流淌。昔日讲述成功经验的富豪,如今四处寻找甲方解围。

在这个危急时刻,两位香港的富商,盯上了特朗普的地皮。


香港富商

香港多富商,而富商多从事房地产。上世纪90年代,正是香港富商进军海外的时节。

看上特朗普地皮的两位大佬,都是香港的超级富二代。一位是新世界第二代掌门郑家纯,另一位是被称为“上海姑爷”的罗康瑞。

郑家纯的父亲,正是本文开头的郑裕彤。老爷子的人生就是部传奇,一手缔造了两家巨无霸公司,位列香港四大家族之一。



▲ 郑家纯(右)与父亲郑裕彤

他不仅创办了遍布全国的“周大福”,成为赫赫有名的珠宝大王。还创建了地产巨头新世界集团,紧随李嘉诚之后。

罗康瑞的家世同样了不得,父亲罗鹰石也是香港的超级富豪。但他却近乎白手起家,因为父亲奉行在苦累中成长的教育。

作为顶级富二代,罗康瑞到澳大利亚读书时居然被禁止乘飞机,只能和水手一起坐了13天颠簸的货船。留学期间老爸只交了学费,他靠打工维持生活的开销。



▲ 罗康瑞(前排左)

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了,他又被父亲安排到基层工作。而最要命的是,也许是因为有6个儿子,父亲根本不看好他:“这个儿子没用,不要浪费时间。”

少年心事当拿云,罗康瑞气得离家创业,母亲代他向父亲借了10万元。他创立了瑞安建筑公司,连续工作7年无休假,其中的4年靠吃安眠药入睡,最终还清了父亲的借款。

1985年,他来到上海后,发现市民衣着朴素,路上汽车稀有,敏锐地看到了其中的商机。



▲ 罗康瑞

从此,他开始大举投资上海地产,获得了巨额财富,还因为旧城改造成为了行业良心和标杆,被赞誉为“上海姑爷”。

时光流转到了1994年,罗康瑞接到了好友郑家纯的通知,把眼光盯向了美国。特朗普买下的地皮,位于纽约哈德逊河畔繁华的曼哈顿,有77英亩之多。

地盘大,位置好,有前景,两人一拍即合,向特朗普发出了邀请,到香港来谈判。


隐忍求全

特朗普接到通知时很纠结,因为他讨厌坐长途飞机,而且担心到香港后会落下风。但金钱的面子实在太大,他还是准时到达了香港。

事实证明,墨菲定律真的有一定道理。

郑家纯先是把罗康瑞介绍给特朗普,然后三人一起打高尔夫球。郑罗二人决定小赌助兴,每洞的赌注1000美元。

按理说这个金额在富翁圈不高,但特朗普此时囊中羞涩,恳请把赌注降到100美元,气势上顿时矮了三分。

特朗普原本超爱打高尔夫球,也不知是紧张还是碰到了高手,那天赢少输多。罗康瑞主动为他台阶,说他是因为倒时差才影响了状态。

然后,郑家纯邀请特朗普到父亲家吃饭,还拉来了同样出身豪门的干妹妹明美莲作陪。谈着谈着,明美莲坐在了特朗普的大腿上,这才有了开篇的那张照片。

但这次饭,特朗普吃得一点也不开心。他不会用筷子,而且完全不了解中餐的礼仪。

第一道菜就把特朗普吓得不轻——带着鱼头的整条鱼。按照中国的规矩,当然要把鱼头对准客人。结果特朗普看到鱼脸和牙齿后,顾不得先尝,马上推给了身旁的人。



这么重要的生意场合,当然也离不开酒。郑罗二人提议搞一场喝酒比赛,结果看似狂放不羁的特朗普,竟然是一名禁酒主义者,所以这酒也没喝成。

尴尬的会面结束后,特朗普果然如担心的那样,气势输得一干二净。

纵横商海的郑罗二人,当然看出了特朗普的焦灼,因此在谈判中占尽了先机。



▲ 郑家纯

特朗普原本想快速引入资金,但二人以“撞正农历鬼月(7月)”为由,把签约日期推到了公历9月15日以后。

特朗普还想把装修风格定为自己喜爱的云石和金色,毕竟没有人比他更懂装修。但二人居然请来了风水师,轻易拒绝了特朗普。

人在屋檐下,美国人也要低头。


恩将仇报

商场如战场,处处写着无情。但总体而言,二人还是厚道的,开出的价格公正合理。

最终,郑家纯和罗康瑞共同注资9000万美元,购买了那块地皮70%的股权,然后砸数亿美元联合开发地产项目,后来命名为河滨南(Riverside South)。

特朗普啥都不用干,就能坐享30%的回报。凭借着这笔资金,特朗普终于缓过劲来,并通过一系列的运作东山再起。这次合作,也成为了他人生中最耀眼的战绩之一。



▲ 河滨南(Riverside South)

11年后的2005年6月,美国的地产气势如虹,郑罗二人感觉达到了高峰。以17.6亿美元的价格,把纽约地产卖掉。

特朗普能分到5亿多美元,按理说这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但他却翻脸怒目,在一个月后将两位恩人告上法庭。

因为特朗普认为这些地产能卖出更高的价钱,但二人却不听他的意见,才卖了区区17.6亿美元。所以,他索赔10亿美元。



面对这种白眼狼,郑家纯和罗康瑞也不是吃素的,二人立即摆好阵仗,请律师团奉陪到底。他们一边打官司,还一边用卖地产的这笔钱,购买了纽约和旧金山的美国银行房产。

4年多的官司打下来,法庭最终裁决特朗普败诉,违反了契约精神。同时,地产的钱已用于投资美国银行房产,那30%的收益也捆绑在里面,眼下是拿不到了,需耐心等到2044年结清。

多年以后,特朗普总是吹嘘:“中国一直都是我是手下败将。”

但真实的情况是,特朗普自始至终都在港商的掌控之中。

后来的事实证明,郑罗二人的眼光相当毒辣。2005年出售纽约地产,两年后美国地产急剧下滑,引发了波及全球的次贷危机。

反观特朗普,这位富二代的眼光,实在有问题。而且他的品德,更让人不敢恭维。

巧的是,由于罗康瑞也是地产富豪,且同特朗普一样赞助过创业类节目,被《纽约时报》称为“中国特朗普”。



▲ 罗康瑞


                                                                                                                     (责编: 洋洋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19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