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美国

特朗普私人女佣揭露美国第1家庭不为人知一面(图)

发布时间:2019-12-11 00:34:38 来源:洛杉矶华人资讯网 浏览:7938 次

对桑德拉·迪亚兹(Sandra Diaz)来说,隐身是很重要的。

在进入特朗普家族别墅之前,她会扎紧头发,戴上乳胶手套,然后穿上精美的纸制鞋套。她知道不要化妆或喷香水,以免留下她曾在场的最微弱的痕迹。

作为唐纳德·特朗普的私人女佣,迪亚兹与一位挑剔的名人老板打交道,这位老板在被提升为总统之前,就曾像君主一样主管特朗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Trump National Golf Club Bedminster)。

她是哥斯达黎加移民,非法为特朗普工作,持有一张她花50美元买的假社保卡。

隐身是她一生的工作。

每天早晨,迪亚兹迅速穿过这座两层楼的房子,执行特朗普严格的指示。在他的衣橱里,她会挂上六套一模一样的高尔夫球衣:六件白色马球衫,六条米色裤子,六条熨得整整齐齐的平角短裤。

Sandra Diaz

美国第一家庭绝佳观察视角

多年来,迪亚兹和其他无证移民管家、厨师、园艺师、绿化师、侍者、行李员、农场工人和球童一样为特朗普集团服务,这也为他们提供了一个观察这个美国第一家庭生活的最佳视角。他们目睹了泳池边的暴躁和假日争吵。他们和亲戚们一起欢笑,照看这个家族的孙子孙女。

他们知道特朗普喜欢芝士汉堡、带有塑料吸管的玻璃瓶健怡可乐、数独游戏、Irish Spring香皂(即使被用到小细条)…他还喜欢决定什么时候扔东西、庄园里挂上许多自己的照片;在没当上总统时,他还喜欢到俱乐部去用手指划过相框去检查灰尘,甚至自己动手打扫卫生…

Trump National Golf Club Bedminster前非法移民雇员

他们的回忆还显示,特朗普如何通过谴责非法移民是罪犯和偷工者而走入总统政治生涯,这也颠覆了他们的生活,并促使其中一些人公开与他们的前老板对质。

过去一年,《华盛顿邮报》与48名曾在特朗普组织位于佛罗里达州、新泽西州、纽约州和弗吉尼亚州的11处财产中非法工作的人士进行了交谈。这些工人花了数年时间,在某些情况下甚至近20年,从事体力劳动,保持特朗普度假村的清洁,为游客提供食物。

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媒体报道他们的情况后被解雇或离开了工作岗位。

《华盛顿邮报》通过审查工资存根和税务文件,并在可能的情况下核实账目、工人的就业历史。工人们一致认为,他们的管理者知道他们的无证身份,他们说这是在谈话和工作场所纠纷中常被提出来的话题。

特朗普仍拥有特朗普组织,但将日常管理权留给长子,他表示不知道该组织是否雇佣无证件工人。

前非法移民雇员在Trump National Golf Club Bedminster

总统在7月份告诉记者:“我不知道。因为我不经营,但我要说的是:也许美国的每一家俱乐部都有这种风格,因为在我看来,据我所知,这是人们做生意的一种方式。”

《华盛顿邮报》向白宫新闻秘书斯蒂芬妮·格里沙姆(Stephanie Grisham)发送了一份前无证雇员讲述的关于特朗普在贝德敏斯特的私人住所及其姻亲的轶事清单。

格里沙姆回应道:“这篇报道所作的断言不仅是假的,而且是一种令人厌恶的侵犯第一家庭隐私的企图,这不是新闻,而是捏造的小报垃圾。”

格里沙姆没有具体说明哪些细节不准确。她还拒绝回答有关特朗普长期雇用无证工人的问题,以及这与特朗普有关非法移民的言论有何契合之处。

特朗普组织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特朗普家族的隐形影子

几十年来,包括在特朗普就任总统期间,非法移民就像特朗普的影子家庭一样存在。特朗普见过其中很多人。

管家玛格丽塔·克鲁兹说,几乎每一个为他工作的移民都在特朗普漫步在他的度假村和高尔夫俱乐部检查他们的工作时被问到过三个问题:“你的名字、你在那儿呆了多久、你喜不喜欢在那里工作”。这种玩笑常常以特朗普掏出50或100美元的钞票作为小费而告终。

这种长时间、低工资的谨慎服务的交易关系开始演变,因为特朗普进入政界的承诺是阻止那些努力向上的移民工人进来,而正是这些人在打扫他的桌子,洗刷他的厕所。

当特朗普称一些墨西哥移民为罪犯和强奸犯时,他发誓要封锁美墨边境,以防止移民“入侵”,忧虑和愤怒开始出现在他的厨房和洗衣间里。

特朗普的无证工人在他成为总统后,被迫对这些富有的成员令人反胃的言论微笑。

前女佣Adela Garcia at the Trump National Golf Club Westchester

在特朗普纽约一家高尔夫俱乐部当了十年领班的Gabriel Juarez称,一个家庭成员曾戏谑的对他说:“你还在这儿吗?为什么我们不能摆脱你?我要给特朗普打电话,你这个墨西哥人。”

有一天,他们负责擦掉在贝德敏斯特男更衣室镜子上的反特朗普涂鸦,但主管们的谈话却让他们咬紧牙关,他们说,这些话与老板的竞选演说如出一辙:“现在别忘了,让Mara Lago(特朗普的一个俱乐部)再次变得伟大。”

蚍蜉撼大树?

有一天,迪亚兹和她的继任者、特朗普在贝德敏斯特的管家维克莉娜·莫拉莱斯(Victorina Morales)决定一起露面。

去年12月开始,当他们在《邮报》、《纽约时报》和其他媒体上发言时,他们说,这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政治,而是为了揭露他们认为的明显的伪善。

Victorina Morales, left, and Sandra Diaz

尽管特朗普口若悬河,但长期雇佣非法移民,他们是活生生的证据。

一年后,迪亚兹和莫拉莱斯不再为特朗普工作。

据知,没有人因为这些女性的行为而被驱逐出境,也没有证据显示特朗普或他的公司受到法律影响。但两人忍受了朋友和同事的愤怒,他们说,两人背叛了渗透在美国地下经济中的一套沉默准则。

但两人说这是值得的。

迪亚兹解释道:“有人上了国家电视台,说了些如此重要的事情,而你知道这些说法完全不是真的,不管是不是总统,你都有责任说不,克服恐惧障碍说不。”

不过,朋友们的恐惧很快就应验了。

今年一月份开始,特朗普的儿子埃里克·特朗普宣布,由于有关特朗普集团无证工人的新闻报道,该公司“正在作出广泛努力,以查明提供虚假和欺诈性证件以非法就业的任何雇员”,以及这样的人将立即被解雇。

因此被开除的具体人数未知,但迄今为止得到邮报确认的,已经有18人被解雇。

这些人都表示很难找到新工作,生活难以为继。

而特朗普集团却几乎毫发无损。


                                                                                                                     (责编: 海洋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19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