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美国

“病毒猎手”利普金:新冠不是人为制造的病毒

发布时间:2020-02-28 23:07:35 来源: 财新网 浏览:6874 次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传染病学家利普金在接受杨澜专访时表示,对疫苗攻关的前景表示乐观,但他指出,因为疫苗研发耗时长,所以目前如何准确诊断、控制疫情传播仍是关键

    我和我的同事都认为,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创造或不慎泄露的。我们认为它是自然产生的。当地时间2月24日,有病毒猎手之称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传染病学专家利普金(W. Ian Lipkin),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办公室接受了知名媒体人、财新特约记者杨澜的专访。在访谈中,利普金介绍了他的研究团队在新冠检测试剂、疫苗研发方面的进展,指出应注重对动物交易的管理,防范疫情再次来袭。

  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人们对于新冠病毒的来源有诸多猜测,许多人甚至怀疑新冠是一种人造病毒。对此,利普金介绍,弄清楚病毒来源的方法就是去查看它的基因序列,并分析这种病毒与其它已知病毒的相似性。这种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在此前发现的一种(蝙蝠)冠状病毒最为相似,新冠病毒与蝙蝠病毒部分基因片段的同源程度表明,它可能源自一种蝙蝠病毒。但与蝙蝠病毒不同的是,新冠病毒的基因结构中有一些重要区域表现出差异,表明这种病毒已能够适应人类,实现非常有效的人际传播。利普金对杨澜表示,如果你查看病毒的基因序列,会发现有些基因突变表明,它不是人为制造的。

  此外他还提出,人们从2003年SARS疫情开始就在研究这些冠状病毒,试图理解它们是如何感染人的。也为此建立了很多成熟的基因编辑工具,就像插录音带或磁带那样简单,但是他和他的同事们并没有在新冠病毒中看到使用这些基因编辑工具的痕迹。

  我们认为,新冠病毒起初存在于蝙蝠体内,可能与野生动物市场中的某种动物接触,或者是直接感染了人,利普金介绍,新冠病毒在发展的过程中逐渐适应了其它物种,之后当它变得能够人传人时,传播链中的下一个环节便发生了。这种病毒就完成了从蝙蝠到人类的跳跃。

  他据此提出,当人们在华南海鲜市场发现新冠病毒时,这种病毒其实可能早已适应了人体环境,很可能当时正在武汉市乃至湖北省传播。而且他认为,病毒与华南海鲜市场的联系也没那么重要,或许只是从海鲜市场发生了二次传播,而病毒在此之前就已经传播开来了。当人们回过头来试图去寻找证据时,海鲜市场的动物已经消失了。但病毒仍然到处都是,在环境中、下水道里还有很多地方都发现了,因此很明显,病毒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

  近日,利普金还与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免疫学家和计算生物学家克里斯汀安德森(Kristian Anderson)、英国爱丁堡大学分子演化学教授安德鲁兰伯特(Andrew Rambaut)、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爱德华霍尔姆斯(Edward C. Holmes)和美国杜兰大学的罗伯特盖里(Robert F. Garry)对新冠病毒是否为人工病毒进行了评议。他们在病毒学论坛Virological共同发表的论文认为,新冠病毒不是实验室合成的,也不是一种被故意操纵的病毒,新冠病毒来自于自然选择。(参见财新网报道美国病毒猎手新研究:证据不支持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

  病毒就像人一样,有它们自己的生活方式,利普金解释道,当一种新病毒首次出现时,人们很难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纵观病毒的生活方式,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传播得非常快,导致很多人患病。但当这些人有了免疫力,病毒就要去寻找下一个可以被感染的目标,否则它就会消失。例如,许多疾病每年都会在儿童中间传播,因为每年都有一群新的易被感染的儿童。

  还有一些病毒最终会建立起一种持续性感染模式,它们可以在既定人群中长期存在。因此,新冠病毒可能仍在选择它的生活方式,未来几年会告诉人们事态将如何发展,他说。

  不过在他看来,一种可能性是新冠病毒就像流感病毒一样,每年都出现在人群中。现在,流感病毒每年会感染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此外,随着温度升高,病毒可能会逐渐消失也是一种可能性,死亡率会进一步下降。但这可能意味着病毒会在南半球传播,死亡率在下降后反升。就像我们有流感季一样,新冠病毒也可能会再次回来。

  所以我强烈支持开发疫苗,这是一种降低发病率和病死率的方法。我们现在也没有理由认为,这是一种难以研发出疫苗的病毒。因为新冠病毒看起来挺稳定,没有持续的变异,这有利于疫苗的研发。利普金称,流感病毒每年都在变异,而新冠病毒似乎更稳定,因此他认为应该能够制造出新冠疫苗。

  虽然对疫苗攻关的前景表示乐观,但利普金也表示,疫苗不会很快就研发出来。在这之前需要进行安全测试、功效测试,还有些副作用可能也不会很快就显现出来。等到这些都完成之后,才能生产并全面铺开。从疫苗的研发、验证、生产到发放,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如果想要在全球范围内分发疫苗,那可能意味着高达数十亿的疫苗量。

  通常我们不会说三个月就能开发出疫苗,我们会说一年。问题是我们是否可以缩短这个时间?我认为我们可以,但取决于很多因素。并不全是科学上的,也有监管、政治方面的因素。这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利普金认为,现在试图去开发疫苗的人太多了,可能存在资源浪费,应该选择其中的一些并对其大量投资。这中间也存在竞争,但无论选中哪种疫苗,它都必须以高标准制造、可快速测试,实现规模化生产,并以有效方式分发。

  因为疫苗研发耗时长,所以目前如何准确诊断、控制疫情传播仍是关键。针对许多被隔离的感染者新冠病毒PCR核酸检测呈假阴性的问题,利普金介绍,他的团队正在研发一种多重检测工具,这种检测在他们看来比目前的新冠检测试剂灵敏度更高,而且能够检测出新冠病毒以外的其它可能存在的病原体。如果一个人没有检测出新冠病毒又没有做其它病毒的检测,可能会怀疑自己的新冠核酸检测结果是假阴性。若这个人能同时检测是否感染流感病毒,那么就可能确诊这个人是感染了流感,而不是新冠病毒。

  同时,他们也在尝试输出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技术。利普金介绍,这种核酸检测更加灵敏、便宜,检测时间更短。此外,他们还在做抗体检测的研究,因为目前还没有摸清新冠感染者的底数,有些人感染了新冠但没有任何症状,抗体检测就能检出这些无症状感染者。我预计等有了这些信息,我们会发现有更多的人感染了新冠病毒。他估算,这个数量大概是我们已知感染者数量的十倍。

  利普金还提到,最触动他的是那些在疫情一线工作的人们。无论是在SARS还是埃博拉又或是这次新冠疫情的抗击战中,他们因照顾病患、完成科学研究而牺牲。在许多情况下,他们或是因缺乏必要的防护设备,或因与病患过于频繁的近距离接触而患病,甚至牺牲。在武汉,已经有多名医务人员因为抗击疫情而离开人世。

  对于人类来说,这(新冠疫情)确实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而且这不会是最后一次挑战。利普金称,人类已经遇到了SARS、尼帕病毒、MERS病毒、新冠病毒、登革热和寨卡,所有这些新出现的传染病病毒,基本上都来自野生动植物,它们转移到人体内并适应人,直到有能力传染给人类。

  利普金认为,应当采取措施防止类似的传染病再次袭来。中国目前决定关闭野生动物交易市场的做法非常好,这是迫切需要的。这是我们在2003年就讨论过的事情。它(野生动物交易)不是中国独有的,世界上许多地区如非洲、南美洲和亚洲都存在。有人告诉我,甚至美国的外来宠物贸易和外来食品贸易也必须关闭。这些都可能是将传染源引入人类的最大风险所在。

  利普金还提到,需要加强数据共享,没有仅仅局限在纽约市或武汉的病毒,我们必须解决有关知识产权、主权和贪婪的问题,消除其它危及全人类的信息流通障碍。

                                                                                                                     (责编: 海洋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19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