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以来,纽约市府与众多酒店签约、转移收容所游民,三个月以来,全市已有近140家酒店成为游民收容所,这让许多邻近居民担忧不满;市游民局表示,大规模转移游民到酒店居住是疫情时期暂时性的应对方式,但未明确何时此项目会中止。

为防止收容所等地成为新冠病毒传播温床,市府从4月开始,把全市各收容所的数千名游民转移到酒店居住,确保这些游民能有独立住所,来保持社交距离,保障防疫;市府亦表示,为保护游民隐私,不公布和市府签约接受游民的酒店位置及入住游民的相关信息。

根据NY1报导,目前纽约市营业的700间酒店中,有近20%、139间酒店与市府签约,接收游民,其中有63间酒店是在纽约疫情爆发的三个月里新增加入;尽管游民入住商业酒店的部分费用是由联邦紧急事故管理总署(FEMA)负担,但包括游民转移、人力成本等费用支出,则是由市游民局负担。

纽约市酒店协会(Hotel Association of New York City) 主席Vijay Dandapani表示,新冠疫情对酒店业带来沉重打击,很多业者为了确保酒店有足够资金继续营运,与市府合作、接收游民入住;他指出,以防控疫情角度而言,游民离开空间狭窄、人群密集的收容所,不但有效遏止交互感染,降低病毒传播可能性,也大大确保社区居民安全。

住在曼哈顿酒店的James Shields分享,自己迁移前住在华埠包厘街(Bowery)的一间收容所内,一个房间住十多人,每个床位距离不到一呎,“那时候真的很害怕,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被传染、中镖染疫。”

市游民局长班克斯(Steven Banks)则表示,商业酒店安置游民仅是市府应对疫情的临时策略,非永久性决策,“日后确保收容所环境安全无虞,游民将再次回到原本收容所居住,但目前时间仍未定”。

但市府此举一经发现,都立即引发接收游民酒店所在的社区强烈抗议,指责市府暗箱操作,向社区隐瞒实情。皇后区华人众多的新鲜草原(Fresh Meadows)温德姆花园酒店(Wyndham Gardens Hotel),近日就被发现配合市府降低监狱内新冠感染风险,收受上百名雷克岛(Rikers Island)囚犯及有精神疾病的游民,引发社区和民选官员到场抗议。

选区包括皇后区格兰岱(Glendale)的市议员霍顿(Robert Holden)日前也去信市调查局(Department of Investigation),要求追查游民局悄悄将上百名游民安置到该区酒店一事。


不少游民在疫情期间被市府悄然安置到全市139家酒店居住。(霍顿办公室提供)不少游民在疫情期间被市府悄然安置到全市139家酒店居住。(霍顿办公室提供)
不少游民在疫情期间被市府悄然安置到全市139家酒店居住,其中有部分游民是瘾君子,引发社区对治安的担忧。(霍顿办公室提供)不少游民在疫情期间被市府悄然安置到全市139家酒店居住,其中有部分游民是瘾君子,引发社区对治安的担忧。(霍顿办公室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