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京味意境菜”称雄亚洲地区的“大董烤鸭店”,在曼哈顿布莱恩公园(Bryant Park)旁的首家纽约分店于去年年底宣告破产、结束营业;该店华裔员工29日向本报表示,大董拖欠几十名员工六周薪水近30万元,店家在疫情期间成功申请到近百万元“薪资保护计画”(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简称PPP),但迄今仍未回应员工讨薪之事。

大董烤鸭店在中国拥有米其林星级餐厅,曼哈顿分店2017年12月8日开始试营业,消息一公布曾掀起热潮,短时间内400个预定位被抢购一空;食客对于这家号称要打造“纽约最好的中餐厅”抱有极高期望。

一名大董纽约分店的员工说,自2018年开店伊始就上班;此前外界报导大董申请的是破产保护法第七章的“破产清算”,但实际却并未申请成功,最后是以破产保护法第11章“破产重组”的方式。

这名员工表示,结束营业过程非常仓促,员工事前并不知道餐厅经营有问题,他自己则是在关门前一晚才收到“明天不用来上班”的通知。

如今,纽约大董的前员工从企台到厨师,都被积欠了六周工资;该华裔员工称,店方拖欠大家的工资从几千元至上万元不等,总额加起来超过数十万。

他表示,大董即使破产已有半年,中城的店面也清空关闭,却仍申请了政府“薪资保护计画”,并成功拿到60万至100万。

律师吴圣洋表示,大董被归类为“破产重组”,也就不是完全的破产,法律允许由同一个企业的所有权向债权人提出一个重组方案,延期归还债务,停止重新分配。

美国各地的破产法院对破产保护法第11章“破产重组”是否可以申请“薪资保护计画”意见不一,吴圣洋说,因此只要通过了法院的批准就并无过错。

大多数破产法院的解释为,联邦小企业管理署(SBA)等政府单位无权因申请人的债务情况而决定是否批准一项申请,救济法案本身就是要帮助企业度过难关;如果不允许有机会重组的企业申请PPP,则违反国会立法的初衷。

但吴圣洋也指出,PPP计画是用于援助小企业支付员工薪水、房租、水电费、房屋抵押贷款利息等而出台,以支持企业召回雇员工作,减少避疫造成经济停摆,所以若果真申请成功,需要按规定支付员工工资。

至截稿前,大董纽约未回应本报置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