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正在让纽约市的租房市场陷入危机,失去工作的房客付不出租金,房东只能用存款支付房屋开销,房东、房客均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市府有因此有数亿元地税被延迟支付;联邦提供的每周600元失业补助本月底停止后,若没有其他救助措施,租房市场很可能进一步恶化。

三分之二的纽约人是租客,这也让纽约市成为全国最大的租房市场。纽约市的房租约为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大多数租户的收入至少三分之一用来支付房租。根据代表纽约市业主“社区房屋改进计画协会”(Community Housing Improvement Program)的数据,自3月以来,随着失业率飙升,纽约市公寓租客中有四分之一没付房租。

收不到租金的房东,只能用存款支付各种帐单,纽约市也因此出现数亿元的地税延期支付。新冠疫情爆发以后,联邦政府没有针对房客的救助计画,纽约州将“禁止驱赶租客令”延长至8月20日,期间禁止住宅建筑和商用建筑的房东驱赶租客,不过房东可以对拖欠房租的住户寻求仲裁。因此,虽然租客不会被驱赶,但欠下的租金仍会逐月增加,这可能会影响他们的信用,增加下次租房的难度。

对于房东来说,问题不仅是收不到房租,还会面临房客搬出后,更难找到新房客的状况。

华人地产经纪陈Sandy 8日表示,新冠疫情对全市的租房市场带来很大冲击,曼哈顿、皇后区和布碌仑(布鲁克林)的租房签约量均比去年同期大幅减少;“一名客户向我抱怨,她的一套两房公寓的房客,已经两个月没交租金。”

陈Sandy说,若拖欠房租现象不断恶化或持续时间过长,很可能对日后的租房市场产生负面影响,房东在挑选房客时更加谨慎,房客也要花更多时间找房。

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报导,地产经纪罗伯茨(Dondre Roberts)在曼哈顿纽约大学附近代理的出租公寓,目前空置率为17%,因为大学生在过去几个月都回到父母家。

“统舱(studio)通常月租金为2600元,但现在只要2300元。”罗伯茨说,“有工作的租户越来越难找,许多房东提供免租金一个月,且支付中介费用。”

布碌仑(布鲁克林)东弗莱布许(East Flatbush)社区的第二代屋主雷德黑德(Sharon Redhead)表示,如果这种情况持续,她可能被迫出售房屋,她有50套公寓出租,有四成租户6月没有交租。

华人房东黄Jimmy表示,他在皇后区可乐娜的一栋一家庭独立屋,出租近八年来,从未遭遇房客拖欠房租,直到今年5月,“房客是一个外族裔家庭,经营一家小餐馆,已经三个月没交房租,但我每月仍要支付几千元的房贷以及地税、水电等,我现在就像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纽约市租屋市场在新冠疫情期间恶化,图为一批租户在布碌仑游行,要求州府下令免房租和房贷。(欧新社)纽约市租屋市场在新冠疫情期间恶化,图为一批租户在布碌仑游行,要求州府下令免房租和房贷。(欧新社)
疫情期间,纽约市租屋市场恶化,出现房客无力交租、房东没钱交地税的状况。(美联社)疫情期间,纽约市租屋市场恶化,出现房客无力交租、房东没钱交地税的状况。(美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