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娱乐

中国选秀节目又一檔,选手却都不是真人...

发布时间:2020-11-25 22:12:15 来源:BBC 浏览:8093 次


《跨次元新星》的选手为2D或3D人物。

乍一看,在中国这个选秀节目盛行的国家,一场新的歌唱比赛并没有什么新奇。但《跨次元新星》似乎有些不同。这一次,所有参赛者都是虚拟的。

这档来自中国流媒体平台爱奇艺的虚拟人物才艺竞演节目有三位明星担任评委,他们希望找到下一位大明星。

虽然这一概念似曾相识,但执行方式却与我们以前见过的完全不同。

参赛者们走进一间宽敞的大厅,高高的天花板上悬挂着一具隐约可见的霸王龙骨架。他们要面对评委团进行实时表演。

但这些信心满满的选手并不是你熟悉的那些在酒吧放声高歌的魅力歌王,他们是按照日本动漫人物风格通过数字创作的形象。

爱奇艺曾以制作播出《中国有嘻哈》等热门选秀节目而闻名,如今它正通过最新的电视攻势探索未来领域。


Angelababy等三名明星在该节目中被称为“扩列师”,担任评委。

在31名虚拟选手中,有一只拟人化的穿着西装的五尾狐,还有一只可爱但寡言少语的海豹,他们都在对“最强次元星”之位发起冲击。

“我好像走进了游戏里,”该剧的评委Angelababy在第一集中说。这位模特出身的女演员在中国家喻户晓,她的形象经常出现在荧幕和广告牌上。

然而,虚拟名人并不完全是新事物。

在日本,尽管是虚拟的形象,但初音未来(Hatsune Miku)自2007年首次登台以来就赢得了大量粉丝。她最初以声音合成程式的形式出现,后来走入了电视和演唱会,甚至还在《大卫·莱特曼晚间秀》(Late Show With David Letterman)中亮相。

在Instagram上,虚拟网红兼音乐艺人“Lil Miquela”拥有大约280万粉丝;英国独立乐队街头霸王(Gorillaz)的所有成员都是卡通人物。

选秀节目在中国已成为一个庞大产业,在西方有影响力的歌唱比赛,如《中国好声音》(Voice of China)在中国本地观众中也大受欢迎。

2018年,英国选手洁西·J(Jessie J)参加了中国选秀节目《歌手》,并获得歌王桂冠,这大大扩张了她的国际粉丝群。

但近年来,这些选秀节目与日本和韩国的同类节目越来越雷同,甚至可以说是套路化了。

中国流行文化播客主持杨一娜(音译,Ina Yang)解释说,像《创造101》和《青春有你》这类在中国年轻人中很受欢迎的节目“沿袭了韩国偶像的培训体系”,并采用了韩国流行乐坛所带来的光鲜却又艰难繁重的群体偶像文化。

但这档最新的选秀节目正在开辟新的天地。


虚拟的节目殿堂宛如伦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上方有一个巨大的恐龙骨架。

技术挑战

“《跨次元新星》我们是从零开始做,因为之前从未做过以虚拟偶像为主题的综艺节目,”该节目总制片人刘家超对BBC说。

他表示,节目所涉及的虚拟现实(VR)技术要求非常高。“这就是我们从150多名选手中只挑选了31人的原因,”他补充道。

《跨次元新星》的制作人热衷于向观众展示幕后技术,并经常将虚拟表演与黑暗演播室中电脑嗡嗡作响的镜头穿插在一起。

事实上,正是一款电脑游戏的衍生产品,激发了人们制作该节目的想法。

“我们在2019年9月产生了最初的想法,当时我们看到《英雄联盟》中的角色阿卡莉以虚拟偶像身份进行‘离线’表演,”刘家超说。

看着屏幕上的阿卡莉,刘家超相信技术已经发展到可以制作复杂的VR表演的水平。

接下来是大约一年的研究和开发,该节目逐渐起步。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遇到了很多挑战。

“传统真人秀节目的制作流程并不适用于《跨次元新星》,因此没有可参照的标准,”刘家超说。

该节目从制作虚拟偶像的工作室挑选了150多名虚拟偶像,并选出了符合制作技术要求的候选人。

“然后,我们与设计这些偶像的公司合作,创作出最终在节目中亮相的演出。”

随后,制作人与挪威视觉制作公司“Vizrt”、视频游戏软件“虚幻引擎4”(Unreal Engine 4)以及9台增强现实摄像机合作,将虚拟角色“带入生活”。

“为了捕捉节目评委和虚拟偶像选手之间的自然互动,片场上的摄像机和监视器必须反复重新定位和调整,”他说道。

虚拟偶像和“网红”的打造是一个新兴的市场。

关注该行业的中国技术分析师婷雅(Tanya Van Gastel)认为,虚拟网红是最终的营销工具。

“不像有血有肉的对手,虚拟网红可以全天工作,并且可以被轻易制作成有不同市场定位的角色。此外,他们对精通网络的年轻一代很有吸引力,”婷雅解释道。

虚拟网红也提供了诱人的商机。肯德基(KFC)、普拉达(Prada)、卡尔文·克莱因(Calvin Klein)和《时尚》(Vogue)的中国版等品牌也在利用它们进行营销。

在中国,通常被定义为1995年后出生的Z世代是一个购买力很高的群体,他们对这些非现实存在的网红也更加开放。人数接近1.7亿的他们相比更早出生的中国千禧一代更加挥金如土。

中国Z世代中的许多人都是ACG(动漫、漫画、游戏)的粉丝。据杨一娜观察,这三种类型之间有相当大的重合之处。将动漫风格选手与所有选秀节目固有叙事元素结合起来的《跨次元新星》瞄准了这一观众群。


“虚拟偶像对Z世代来说不是一个外来概念,”刘家超说。

“在中国和海外,都有成功的虚拟偶像建立和维护大型粉丝群的案例,比如初音未来和洛天依。”

婷雅认为,构建一个虚拟偶像是一个需要投入的过程,但也可能非常有创意。人们需要为每个偶像编写故事情节,并建立社交媒体账号。

中国的选秀节目观众参与度很高,社交媒体在其中起到的作用比西方更大。在微博上,《跨次元新星》已经产生了6.9亿次阅读量和690万条评论和帖子。

该节目既是一次才艺竞赛,又是一次技术展示,同时也是一个商业载体,目的是向更多的观众介绍虚拟偶像的概念和文化。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虚拟偶像市场还没有被开发,”刘家超说。

“《跨次元新星》的目标是扩大该行业的市场影响力,带动产业链各环节企业的成长。”

“这种增长最终将释放整个行业的潜力,并让市场繁荣起来。”


                                                                                                                     (责编: 洋洋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19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