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娱乐

看过这种演唱会吗?从主唱乐手到观众 全都装进泡泡…

发布时间:2021-01-27 06:50:22 来源:转角24小时 浏览:9288 次

Image

疫情过后,未来的演唱会将变成什麽模样?成立于1983年的老牌摇滚乐团「烈焰红脣」(The Flaming Lips),近期给出了答案。他们在故乡奥克拉荷马州首创「防疫泡泡演唱会」,把乐手、主唱、还有现场的100名观众,全都个别装进巨大太空球裡面。



「眼前的泡泡演唱会,就是未来的表演日常?」美国在上週举行了全球第一场因应疫情的「防疫泡泡演唱会」,由成立于1983年的老牌摇滚乐团「烈焰红脣」(The Flaming Lips)在故乡奥克拉荷马州领先开唱。这个世界首创的「防疫泡泡演唱会」(bubble concert),简单来说就是把乐手、主唱、还有现场的100名观众,全都个别装进巨大太空球(zorb ball)裡面。在过去一年因为疫情的衝击,音乐表演等大型活动演出被迫取消,而现今的泡泡演出型态,会不会就是在与病毒共处的未来中,成为演出的日常风景?防疫泡泡又真的有办法全面防护吗?图为烈焰红唇的泡泡演出live video画面、和现场演出中的照片。

作为成军将近40年的另类摇滚乐团,The Flaming Lips一直以迷幻的编曲风格、夸张的现场表演、以及充满诗意的歌词吸引歌迷。最著名的专辑,包括描述美苏冷战与军备竞赛的《The Soft Bulletin》(专辑名称影射参与过曼哈顿计划等核武科学家的《原子科学家公报,Atomic Bulletin 》)、以及充满科幻与实验性的《Yoshimi Battles the Pink Robots》,也曾经得到包括「最佳摇滚器乐演奏表演」等3次葛莱美奖项。

不过被关在泡泡裡面,到底要怎麽看表演?根据BBC报导,The Flaming Lips于22与23日的两场演场会中,观众区域被切割成10x10的社交距离空间,在每个框框中各安置一个泡泡装置。充气后的泡泡内部,氧气最多可以容纳2-3人观看表演,并且各自都装有高频扬声器、拉鍊开关、一瓶水、一条毛巾、电池电风扇装置──另外,还有一个「我要尿尿/我好热」的标志。如果观众在表演过程中需要如厕,就必须在工作人员护送下,口罩戴好戴满才能前往厕所。

本次演出的摄影师Nathan Poppe也提到,因为观众被关在泡泡裡,拍手声音传不到舞台上,所以人们如果要表达兴奋的情绪,「就要用力敲敲泡泡的顶端。」至于散场怎麽办?则是所有人一起慢慢地手脚并用,推动泡泡到出口处,才能够拉下拉鍊。虽然必须就著透明的塑胶膜观看表演,但这样的舞台设计,已经足够让听众有足够的参与感,听得到完整的现场音乐,并且全程保持社交距离。


Image


充气后的泡泡内部各自都装有高频扬声器、拉鍊开关、一瓶水、一条毛巾、电池电风扇装置──另外,还有一个「我要尿尿/我好热」的标志。如果观众在表演过程中需要如厕,就必须在工作人员护送下,口罩戴好戴满才能前往厕所。



这样的舞台设计,已经足够让听众有足够的参与感,听得到完整的现场音乐,并且全程保持社交距离。图为表演开场前的消毒与彩排照片。

不过,只靠塑胶泡泡保持社交距离、阻挡飞沫传染,是否真有足够功效?波士顿大学公卫学院院长加利亚(Sandro Galea)就对《纽约时报》表示:「病毒传播,取决于演唱会现场是否有良好的空气流通机制。」因此从理论上讲,如果场馆本身空气过滤良好,泡泡作为一种保护性屏障,确实可帮助减少传播风险。但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足够的证据能表明这些气泡有明确防疫功效。因此建议一般民众至少还是要戴上口罩。

泡泡演唱会的设计概念最初来自于主唱Wayne Coyne的突发奇想。The Flaming Lips 本来就很擅长结合各种奇幻绚烂的艺术装置──LED灯藤蔓、整片气球海、彩虹桥──进行表演。Coyne更曾把自己装进太空球跳下台人体衝浪、或戴著天使翅膀骑彩虹独角兽唱歌。遭遇2020年疫情,The Flaming Lips热爱的太空球刚好成为再适合不过的表演形式。于是他们决定把整个手法扩大,让每个观众都装进泡泡,「这样的表演方式比他们去杂货店还安全。」Coyne自信地说。

去年中旬,他们也曾到Stephen Colbert Late Show表演「泡泡演唱会」(但当时居家上班中的主持人Stephen Colbert 本人则坐在自家客厅远端连线)。「我们就是想尝试看看,面对全球疫情问题,有没有可能因此发展出全新的live表演形式。」Coyne说。

遭遇2020年疫情,The Flaming Lips热爱的太空球刚好成为再适合不过的表演形式。于是他们决定把整个手法扩大,让每个观众都装进泡泡。

另外,不管是这次的演唱会、或者在Colbert 节目裡,The Flaming Lips表演的代表作〈Race For The Prize〉,也是不少歌迷关注的焦点之一。这首写于1999年的曲目,收录在专辑《The Soft Bulletin》中。裡头的〈Race For The Prize〉、〈A Spoonful Weighs a Ton〉、〈Waitin’ for a Superman〉等曲目,都是在描绘科学研究、军备竞赛,并反思人类的渺小与对未知的焦虑。

〈Race For The Prize〉歌词讲述两个科学家急著想找出能够拯救世界的解药,但是两个人必须互相竞争、以获取至高无上的荣誉。也正是在影射讽刺90年代刚结束不久的美苏冷战跟无止尽的核武军备竞赛。歌词写道:

「两个科学家正在彼此竞争,为了全人类的幸福」(Two scientists are racing for the good of all mankind.)

「他们也只是有著妻子与孩子的凡人之躯」(They're just humans with wives and children)

「在显微镜之下,我们的希望却互相牴触」(Under the microscope, hope against hope)。

刚好也相当符合武汉肺炎疫情至今,除了病毒与人类的无尽角力之外,各国疫苗技术互相竞逐、严重拉大的贫富不均、美中疫情新冷战的竞合张力⋯⋯等种种时代精神。毫无悬念地,Race For The Prize也成为这次演唱会的重要曲目之一。

当主唱Coyne在舞台上高举「Fuck You Covid 19」的金色气球时,台下各个气泡也发出「无声」的欢呼。这样魔幻的景象,对应到今年51周年却必须取消的Glastonbury音乐节、以及全球确诊数将满一亿人的事实⋯⋯或许也象徵著,即使疫情终有落幕的一日,但我们现在所熟悉的现场表演、演唱会文化,也将不复以往,而是会在不远的将来,以全新的模样与我们相见。


                                                                                                                     (责编: 洋洋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19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