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教育

留学生:特朗普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大部分人却很迷茫 (图)

发布时间:2020-03-15 06:46:49 来源: 搜狐 浏览:12459 次

口述/陈鲁直(加州中国留学生)

我是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大二学生。目前和三个室友一起,住在校园旁边的一个公寓里。

戴维斯是一个大学城,整个城市加上我们学生常住人口也就五六万人,不过如果加上周边城市,可能有十万出头左右的流动人口。

离我们学校最近的大城市是萨克拉门托,如果要去旧金山的话,大约车程要一个半小时到两小时左右。

疫情早期,只有非常关注国际新闻的人,才知道中国出现新冠病毒这档子事儿。

我个人认为,美国人民是最近几天才开始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

3月14日,川普正式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我想大部分美国人跟大部分的中国留学生一样,最大的感触就是:迷茫。

发生疫情早期,呼吁停课的人遭到嘲笑

萨克拉门托是离我们大学最近的大城市,也是加州首府,还是我们学校优秀的医学院所在地。

校园气氛的变化,大约从今年2月底,索兰诺县的的一名患者在我们学校萨克拉门托医院救治的消息传出开始。

虽然加州早在疫情传播早期就已经有患者感染,但是到了这时候大家才感到了危机临近,加上患者就在戴维斯校园内治疗,弄得人心惶惶。



几天之后的3月1日左右,在宿舍区一名学生出现疑似症状,他(她)的两名室友被带走隔离。

那时候一些学生开始呼吁停课,然而大部分美国师生表示反对。

他们觉得,一位来自其他大城市的疑似患者被治疗,并不意味着病毒会蔓延到萨克拉门托,更别说整个校区。再说那名学生只是有疑似症状,并没有确诊。

有人甚至肆意嘲笑那些想要停课的人,说他们不想学习,只是想找借口停课。

两拨人马在野火论坛(wildfire)开始争吵。随后学校发出一封邮件,证明那名学生并没有感染新冠,关于停课的呼声都没了支持,貌似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到了3月6号早晨,校长更是直接声明:我们学校所在的约洛县(Yolo County)并没有出现患者,大家不用慌。

但是一个小时后,在约洛县出现第一例可能是社区感染的患者的新闻曝出,情况瞬间反转。

要求停课的呼声越来越多。一周前的3月8号左右,学校宣布所有老师最好取消线下课堂和期末考试,建议要么转成网上考试,要么取消。

过了一天,学校虽然没有强制停课,但是关于停止线下期末考试已经从建议变成强制的条约。

然而,大部分教师拒绝网上授课。原因很复杂。有老教师不知道如何网上授课,也有人觉得如果转成网上考试,对学生的诚信是个考验。

我昨天(3月13日)终于上完了最后一节课。

我是历史专业,上的课大多是历史课,中国人基本只有我一个。即便大家对新冠肺炎都很紧张,但在我们的课堂上,仍然没有一个人戴口罩。

可能这确实和文化因素有关。

大约两周前,我曾经和我的音乐课老师聊天,他表示每天至少要洗十次手,他觉得这样做,已经足够重视这次新冠肺炎了。

我的印度历史老师在下课之后和我聊了十几分钟新冠肺炎,言谈之间表示中国可能现在比美国安全得多,但他还是没有取消线下课程。

我昨天最后一节课就是他上的。

美国疫情:从漠然对待到搬空超市

疫情早期,只有非常关注国际新闻的人,才知道中国出现新冠病毒这档子事儿。我个人认为,美国人民是最近几天才开始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

我印象里,在美国出现一两例撤侨回来的感染者的时候,我周围大部分人并没有给予太多重视。

在美国出现超过十例以上感染者的时候,也是一些中国留学生或者华人群体意识到需要囤积口罩和清洁用品。

大约在2月下旬,大家开始囤积食品和其他的东西,而那个时候口罩早没了。

在学校里,一月中旬就有华人留学生开始戴口罩,而戴口罩的基本都是华人留学生。

中国留学生是这次疫情里面警觉度最高的,没有中国留学生为囤积口罩和食物大惊小怪。基本上所有中国留学生都早于美国人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物资囤积。

但大部分美国人非但不戴口罩,而且卫生习惯也不好。

比如他们经常吃完东西,不洗手就去抓其他的东西。或者反过来,刚刚干了一些脏活,摸了不干净的地方,就用手直接抓东西吃等等。

我不仅亲眼看到过,而且经常看到学校论坛上谈论这些事情。

▲两三周之前囤的饮用水还算充足,今天再去只能弄了四箱可乐回来(作者供图)

今天(3月14日)我们又去美国超市Costco,准备多囤积一点清洗用品,结果发现上次去囤物资的时候还非常充足的水,已经被全部搬空,本来放水的地方,放了一些饮料充当门面。

上次来的时候还可以见到大罐洗手液,现在已经全被搬空;甚至连杀菌的肥皂都被搬空了,只剩下了护肤的香皂,即使如此还是有人去拿。酒精全被搬空。

我们来的时候,只剩下一些双氧水,而且也限购了。

前后三遇Uber司机的三种态度

我是一个经常乘坐Uber出租车的人,我最喜欢在Uber上和司机聊天。

我曾经在一月、二月和三月三个时间,遇到三个Uber司机,他们对疫情的反应完全不一样。

一月份,第一个Uber司机对中国的疫情完全不知情,但是他听说我是中国人之后,说“希望你能保证安全”。

二月份,第二个Uber司机是我主动跟他聊天的,我当时已经戴口罩了,而且刚从Costco买完一大堆物资过来。

我看他不敢碰我的东西,就说:“你别慌,我已经几个月没有回过中国了。”

然后他才说:“我本来没担心这些事情,只要平时做好清洁,保持良好卫生习惯,就不需要怕疫情,也不需要特别做什么。”

我看他的车虽然买了两年了,但看上去像新车一样,非常干净。最后下车的时候,他还是帮我把东西搬到了家里。

第三个Uber司机是我前天(3月12日)遇到的。周三晚上有一场音乐会,当时我刚演出完,并没有戴口罩。因为实在太累了,于是打的回家。

这个司机上来就跟我说:“你觉得疫情怎么样?”他觉得这个新病毒太严重了。

我觉得他应该挺关心这个事情的。我刚上车,只说了一声“Hi”,我觉得他并不能从这个“Hi”里面听出我是哪儿来的。

加州亚裔挺多的,我并不觉得他是见到中国人才问这个问题。

我们开始聊天,我说你最好少出门,他叹气,说他是全职专车司机。

通过这个Uber司机,可以看出,他们已经有充分的危机意识。

后来我们聊了一些关于如何预防新冠病毒的事情,我说:“美国人不太重视。”他说:“我也觉得美国人不太重视,我们的政府好像也不太重视,但是我也不清楚到底应不应该。”

从这三个Uber司机不同的反应,可以看到美国人态度的变化。

面对疫情,大部分美国人很迷茫

今天(3月14日),川普正式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我想大部分美国人跟大部分的中国留学生一样,最大的感触就是:迷茫。

大部分人不知道该相信什么。

美国国家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给出的信息是鼓励群众不要戴口罩,还有无症状感染者并不会引起太大的传染。

这跟我们从国内得知的信息是不一样的,中国留学生在对比中发现差异巨大,感到很迷茫。

很多留学生不知所措。很多美国人直到最近,疫情的讨论延伸到总统身上,才意识到这次疫情的严重性。

大面积的囤货,也就是这两天才开始的。但口罩在中国人的哄抢下,早就已经卖光了。

疫情已经引起一定的恐慌,学校里仍然有罢工游行。

我感觉美国人民对疫情的态度是,无论这个事情多么严重,我还是不会改变我的生活状态。

我妈告诉我,上海两个月左右没法出去吃饭,天天在家里做饭吃,外面的超市都是关门的。

美国会不会也变成这样?我们不知道。

▲小小的冷柜塞满了各种各样的肉,这是从Costco的货架上抢来的(作者供图)

加州是美国疫情最严重的一个地区,早在特朗普宣布紧急状态之前,加州政府就免费给居民提供病毒检测,但这并没有打消我们的恐慌。

我们看到美国总统对此漫不经心,甚至有时会做出别的表态,我们会怀疑国内的一些反应是否过激?你看他们现在这么无忧无虑,我们是不是反应太多了?我会怀疑我们的家长让我们做一些事情是不是正确,我们是不是应该囤积物资?

但是我后来想了想,可能美国的自信是有理由的,当然有理由不代表正确。为什么有理由于呢?美国经过了很多很多的危机,包括大萧条、二战、2008年金融危机等等。

他们的国民对自己的国家有一种昭昭天命的自信。

他们认为,所有问题都是可以被解决的,包括这次新冠病毒。虽然他们觉得很严重,但是他们仍然自信地认为,这个事情可以解决。

我认识的人里面,有的囤好物资,就直接买了机票去别的地方玩儿去了。

这种强烈的对比和反差感,是让我们感到迷茫的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是媒体报道,美国媒体之前对中国疫情的报道,和国内积极的消息,国内亲友的言论结合在一块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直到最近,日本和韩国以及其他国家政府包括美国政府的反应,并没有好到哪里去,才使得留学生们可以更加客观,迷茫的心情也自然少了。

我个人的看法是,疫情就像车祸一样,比如说我一个普通人走在路上,被车撞了,那得把我送医院去对吧。这个疫情就像一个车祸,你可以做一定程度的预防,但你永远没有办法彻底根绝风险。

我觉得经过这件事情,大部分留学生可能对各个国家的政府,会有一些更成熟的的认识吧。

美国学不了中国的封城措施

美国有没有可能借鉴中国的措施?

这个问题我真的不太清楚,也不敢做出保证。以我对美国政府了解,他们不太可能进行“封城”。就算是有,也不可能由联邦政府做出决定。

众所周知,美国政府的不同层级,并不类似于中国的中央政府和省政府之间的关系。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是比较松散的的关系,联邦政府并不能完全左右州政府。

所以,即使联邦政府想封锁一座城,它也得通过州政府的同意才行。封城后还有很多考量,比如说你封城了,你这地方大部分活动停止了,肯定有一些人赚不到钱,他就要出来游行示威,要求政府允许复工。在意大利,好像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在美国,就我最近几天的观察来看,哪怕疫情非常严重,仍然有很多员工游行。所以我觉得,美国这种松散的政治体系,想要像中国一样一刀切解决问题,是比较困难的。


                                                                                                                     (责编: 洋洋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19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