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体育

“贵族”子女运动班:冰球马术年烧数十万,最怕...

发布时间:2020-10-21 20:31:07 来源:腾讯 浏览:10000 次

“在国内,橄榄球、冰球、马术等培训机构有劣币驱逐良币的趋势,能包装的比专业的做的好,国内不少机构的外教或者教练自己都没打过职业赛就敢教学生,说白了就是一个商业行为,目的就是赚钱,还谈不上对运动的热爱”,一位资深行业人士对《深网》总结。

“小众运动培训市场,折扣、合同、暴雷都有套路,家长成了惊弓之鸟”

9月7日,刘琦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当天上午,有教练在群里通知,“由于场地到期,教练被长时间停发工资,巨石达阵北京全部停止运营”。


“犹如五雷轰顶,之前的橄榄球课还没上完,我在2019年底巨石达阵推出学费7折优惠时又给孩子续了一次学费,总共有价值3万的学费都还没消课”,刘琦说。

作为国内最知名的橄榄球培训机构之一,巨石达阵“出事”早有端倪。“6月中旬,我去球馆拿自己寄存在那里的东西时就发现,球馆已经全部被清理,连草皮都没了,我当时就有不好的预感,回来就组建了维权群。但后来巨石达阵却在8月8日至9月6日开放了朝阳公园校区,恢复训练,并且不划课时,大家就以为巨石达阵缓了过来,没想到是缓兵之计。”刘琦对《深网》回忆。

在这一个月里,巨石达阵的销售人员开始 “疯狂”卖课。已经从巨石达阵离职销售人员向《深网》透露,“8月至9月,共有40多个家长报名交费,共卖了17万的课”。

张君就是这40多位家长中的一员。“我是8月23日在朝阳公园校区带着儿子体验试听课后直接给销售人员微信转了3800的学费,购买了20课时课程,因为与之前相比,折扣确实很低,但一节课还没上就听说跑路了”,张君对《深网》说。

张君所在的维权群里已经有近400多位家长。截至目前,巨石达阵北京地区的维权微信群已经扩大至6个,有2500多人,统计金额约2800万。

“最怕学员家长群最后变成维权群”。

刘琦、张君等人的经历只是国内参加体育运动培训班的家长境遇的冰山一角,不少家长都能从他们的遭遇窥见自己的经历。

在国内,橄榄球、冰球、马术等小众运动是欧美文化的舶来品,在尚未成熟的小众运动培训市场内,付费端的家长因为信息不对称一直处于弱势地位,容错率很低。

这些家长在付出时间和不菲的学费的同时,还要与套路、跑路、维权等各种意外做斗争。在动辄上万甚至几十万的学费及机构频繁换壳的“游戏”里,橄榄球、冰球、马术等小众运动被穿上了“危险”的外衣。

“在国内,橄榄球、冰球、马术等培训机构有劣币驱逐良币的趋势,能包装的比专业的做的好,国内不少机构的外教或者教练自己都没打过职业赛就敢教学生,说白了就是一个商业行为,目的就是赚钱,还谈不上对运动的热爱”,一位资深行业人士对《深网》总结。

多位参加冰球、马术、橄榄球等培训的孩子家长和从业者,向《深网》展示了国内小众运动产业发展的现状及家长面临的难题。

烧钱

1912年,在第五届的斯德哥尔摩奥运上,来自10个国家的62名军官,进行了奥林匹克马术角逐,这是马术项目第一次出现在奥运会上。96年后的2008年,中国马术代表队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此后,国内兴起了一股马术热,一些马术俱乐部逐渐在国内兴起。

而橄榄球、冰球等小众运动在国内的发展则与中国孩子留学低龄化趋势相关。

据美国国土安全局(DHS)和美国教育协会(IIE)2017年发布的监测数据显示,十年间赴美就读高中的中国学生人数增长高达98.6倍,远超研究生阶段教育的1.6倍和本科阶段的14倍。


“当初让孩子学冰球,除了锻炼身体、增加团队协作能力外,还想为孩子以后去美国读高中做铺垫,让孩子能更好的融入美国高中学习,更早适应美国高中的体育运动”,已经让儿子坚持打了4年冰球的李梅说。

与足球、篮球等大家耳熟能详的运动相比,冰球、橄榄球、马术等无论从费用和学员人数看都算小众。

“能长期负担的起马术、冰球等运动且能参加比赛的家庭都是中产以上家长,部分高端马术俱乐部入会就需要十几万元的入会费”,曾在马术俱乐部工作的张琴对《深网》说。

据张琴介绍,学习马术通常都以鞍时计算,1鞍时相当于45分钟至1个小时的训练时间,费用在300元-600元之间,学费的价格会受教练等级及马匹的纯度影响(纯血马价格高于国产马),一般情况下购买鞍时越多,平均每鞍时的费用会越低。

“对于坚持让孩子学马术的家长来说,学费只是一部分支出,一些家长在孩子练习到一定程度后会考虑给孩子买专属自己的马匹。如果从国外买纯血马,起步就是20多万,欧洲纯血马更贵。购买马匹后,还要饲养,一个月的饲养费就是大几千”,张琴补充说,“可以说马术是最烧钱的运动之一”。

马术之外,能承担的起冰球和橄榄球运动培训费用的家庭大多也是中产及以上家庭。据《深网》不完全统计多位冰球、橄榄球等家长在运动上的花销发现,少儿级别的冰球运动训练的费用要20万起步,橄榄球的一年的费用也在2万-3万之间。

对于孩子一年的冰球费用,李梅给《深网》算了一笔账。儿子冰球的费用主要包括三项,学费、装备费、比赛费用。


在学费方面,李梅儿子所在的俱乐部私教课是450元/一小时,一对多是350元/小时。在装备方面,把头盔、面罩、护肩、护胸、冰球鞋、冰球杆等全套配齐,费用在1万元左右,因为孩子长得快,装备等一般一年到一年半需要更新一次。在比赛费方面,本地联赛参赛费在1500元左右,外地甚至是出国比赛的费用更高。

“只看学费,冰球450元一节的课时费并算不贵,但冰球等运动需要经常练习,正常的频率是一周是4至5次,这么算下来,一个月的冰球的学费就在8000多元,这么算下来费用就不低了”,李梅解释。

如果将马术及冰球看做“贵族运动”,打橄榄球的学费相对亲民的多。

据刘琦介绍,自己孩子上了3年的巨石达阵的美式橄榄球课程,其价格一直处于波动下滑的状态。2017年学费是260元/小时,2018年和2019年降为436元/2小时,2019年底集中打折时价格降为352元/2小时。

“虽然橄榄球培训的学费没那么贵,但经不起他们的套路和跑路,现在我们想重新报名橄榄球培训机构都不知道报哪一家了,因为不确定下一家还会不会出问题”,刘琦一脸无奈。

套路

“下一家再跑路了怎么办?”

这是维权群里的家长在给孩子寻找新的橄榄球培训机构时出现频率很高的一句话。

巨石达阵突然停止营业后,维权群里的家长在报案的同时开始给孩子寻找下一个橄榄球培训机构。“孩子打了三年橄榄球了,风吹日晒,从未缺课,不能因为巨石达阵出问题了,就终止了孩子的坚持和爱好,但巨石达阵这一波操作,我们大部分家长都成了惊弓之鸟”,刘琦说。

刘琦等家长们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国内的橄榄球培训市场就是同一个圈子和江湖,大部分橄榄球俱乐部的创始人甚至是教练都相互认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之前带孩子的教练有的已跳槽到其他橄榄球俱乐部,有的教练还拉了一部分销售出去单独成立了新的橄榄球俱乐部,董宇也曾要求销售留下学员信息,申请破产后再换名字重新开业。我们担心一些新创办橄榄球培训机构是董宇的新壳”,几位维权群里的家长对《深网》表示。

家长们口中的董宇是巨石达阵(北京巨石达阵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和CEO,2012年和李克、靳鑫从少儿美式橄榄球培训切入创办巨石达阵。公开资料显示,巨石达阵巅峰时期是2015年和2016年。那时,其在8个城市有至少20个校区。2017年3月和7月,巨石达阵先后获得凯兴资本和九合创投数千万元A轮融资及华谊兄弟体育A+轮1000万元的融资,并踏上了加速拓校和授权加盟之路。


但2019年巨石达阵上海直营店就发生了闭店事件,很多家长的预付学费至今也没有追回。

对于公司目前的处境,董宇在给学员和家长的《告知书》中说,“因为没有预料到此次疫情影响的时间跨度,原本计划中的融资和贷款,因疫情的反复和被曲解、放大的舆情延误,导致现金流出现枯竭”。

但维权群里的家长对董宇给出的解释并不认同。

“把锅推给疫情,就是想让自己金蝉脱壳,因为疫情之前董宇就开始拖欠场地费,有些场地都准备启动法律程序去告他了,况且2019年底巨石达阵又以打折的名义集中收了一波报名费,还以创始会员的幌子收了不少家长5万的费用”,刘琦说。


至今,巨石达阵2019年底以来收的学费和创始会员费去向依然是个迷。

对此,曾在某橄榄球俱乐部担任过教练的柳剑对《深网》透露,“一个橄榄球俱乐部的收入主要有两部分,一是学员的学费收入,做的比较好的,像巨石达阵这种还会有加盟商的近百万加盟费收入。支出主要是场地租金和教练等人员工资,正常情况下,学员的学费收入是可以覆盖支出,只要不盲目扩张,还会有盈余。巨石达阵为何忽然资金链断裂或许只有管理层知道其中的套路。”

北京市亚欧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焦春雷对《深网》解释,“这类培训机构和美容 美发、健身房、养生会所等的经营模式和套路大致一样,而且大部分类似培训机构的创始人或者高层都知道这套逻辑,在注册公司和运营时就开始注意规避相应的风险”。

目前预收费的相关培训机构跑路,更多的情况是学员以诉讼、仲裁的形式追究培训机构及管理层的民事责任,但最终收到的效果甚微,即使拿到胜诉的判决或裁决,多数情况也由于培训机构无任何资产可供执行,最终将培训机构纳入被执行失信人名单,法定代表人被限制高消费后而终结执行,但学员仍无法追回已经预交的费用。

申请破产清算的中小培训机构一般有三个特点,一是注册资金比较小;二是法人或者CEO在申请破产时基本没有可以抵押的固定资产;三是与学员签订的合同五花八门,其中隐匿了各种“霸王条款”。

“注册资金比较少是因为对于有限公司来说,注册资金是债务赔偿的底线,如果公司破产了,只需按照注册资金额赔付债务;破产清算时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公司债务,剩余的债务将随公司破产完成后灭失”,焦春雷解释。

而据《深网》查询,北京巨石达阵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注册资金只有73.53万元,这与上千万的学费相比,九牛一毛。而在公司法人名下资产方面,有家长向《深网》透露:“巨石达阵的前高管曾表示董宇名下干干净净,一分钱没有,所以他才会这么嚣张”。

截至目前,据企查查资料显示,因为旗下上海恒磊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长沙皓楠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承揽合同纠纷,董宇已经被限高消费。

每个环节都有套路,只有经历过的家长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了这些小众运动培训市场的“黑箱操作”。

“看不见”的危险

如果说培训机构“暴雷”、跑路等是“明枪”,在尚不成熟的小众体育培训市场里,家长们还要防着合同里的霸王条款,甚至是孩子自身安全问题等各种的“暗箭”。

据《深网》了解,很多家长在与培训机构签订合同的时候,都不会仔细查看具体的合同条款内容,一般等到机构“出事”后才想到找出合同,查看如何对症维权。对于自己签订的合同,巨石达阵的不少家长们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巨石达阵出问题后,我们家长维权群里的家长在翻看合同时发现,合同里有条款约定,发生争议,要到北京仲裁委进行仲裁( 上海的家长也是这样的合同约定),这就堵死了法院起诉之路,家长只能进行仲裁。但问题是申请仲裁的话,申请方要先行支付17000的仲裁费。因为董宇名下已经没有可执行的财产,我们很可能面临自己的学费没要回来又搭进去17000的窘境”,刘琦说。

在合同里的“霸王条款”方面,焦春雷补充说,很多培训机构在和学员签订合同时,针对学员的预付学费或者会员费都存在有效期,且附有“超过有效期不能退费”等条款,这种条款违反了法律规定。有效期到了,学员可要求机构延期,机构应当延期,如出现机构倒闭,剩余金额应当全额退还。

对于部分橄榄球、冰球、马术等小众运动的家长来说,金钱的损失或许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孩子安全及相关保护措施则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橄榄球、冰球、马术等体育运动的精髓在于竞技,在平时训练和比赛时,冲撞和球队之间的对抗带来的风险难以预见。


《京华时报》就于2016年报道了某马术培训机构发生的学员坠亡事件,“2015年5月17日上午9点左右,学员月月(化名)在马场的室内训练场地学习马术课程时昏迷不醒。经过询问得知,月月在训练过程中从马背上摔下,并可能被马踩踏。5月19日清晨6点左右,月月因特急特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右颞顶头皮血肿,经抢救无效死亡。”

对此,曾做过马术教练的王蒙对《深网》表示,“在马术训练中坠亡属于小概率事件,但对于初学的学员来说确实会发生擦伤等小事故”。

曾有网友在知乎爆料,孩子第一次上马就摔伤,但销售和培训机构都相互推诿,不退费也拒绝赔偿。

据王蒙介绍,一些马场的销售都是外包,可能同时与多个马术俱乐部或者马场有联系,所以一些销售会出现报名收费后就“消失”的情况。

在王蒙看来,不少马术俱乐部会将风险转移到了教练身上,“学员摔下马,教练必须负责,俱乐部不会去承担连带责任,学员的一次摔伤就会让教练负债累累”。

在不少家长看来,这些小众运动培训机构自身管理漏洞等风险最终都会转嫁到学员和家长上。

外部风险之外,不少家长在给孩子报冰球及马术等“贵族”运动培训班之前,都会提前预测自己家庭未来几年的收入状况。“如果孩子学了两年冰球,忽然因为家庭变故支付不起学费中断学习和练习,那么前两年付出的时间和金钱也会打水漂”,李梅说。

据李梅介绍,六岁的儿子现在每年在冰球上的花销是20多万,目前只参加在北京市内举行的联赛,但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去外地甚至国外比赛不可避免。“上涨的学费加上去外地比赛时的费用,估计到时一年50万打不住,我现在都开始在朋友圈开展过去的副业赚钱了”,李梅说。

十一假期结束后,刘琦带着已经一个学期没打橄榄球的儿子去试听足球课。去试听课的路上,儿子问刘琦,为什么不能继续打橄榄球了,刘琦回答:“因为那家培训机构已经倒闭了,没有场地,也没人给教练发工资了,所以不能打橄榄球”。儿子又问,为何不能去其他的橄榄球学校,刘琦略有心酸说,“因为不知道下一家橄榄球俱乐部还会不会跑路”。

“那这些忽然跑了的人是坏人吗?”,刘琦儿子一脸懵懂的看着刘琦问。刘琦顿了顿回答,“从目前看,他们是坏人”。


                                                                                                                     (责编: 洋洋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19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