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体育

“女王级”人物确诊,东京奥运会悬了?

发布时间:2021-01-11 08:12:05 来源:中国搜索 浏览:8464 次

1月9日消息,日本多家媒体证实,日本摔跤女王吉田沙保里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这也是继桃田贤斗之后,又一位感染新冠病毒的日本体坛明星。



吉田沙保里是日本的国宝级人物,

在女子摔跤拥有着无可替代的位置,

从2004雅典、2008年北京到2012年伦敦,

她实现奥运三连冠霸业,

2016年里约奥运会惜败,

获得自由式摔跤女子53公斤级银牌,

四战奥运会获得3金1银。

东京奥运不确定如期举行?

去年三月,当东京奥运会正式宣布延期一年之时,世界体坛都因此而震动,如今将近一年过去了,延期后的奥运会前景却依旧悬而未决。

1月8日,国际奥委会委员迪克·庞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确定东京奥运会能否在今夏如期举行,再度引发了外界的讨论。

在新冠疫情在海外再掀波澜的背景下,日本民众对于奥运会的态度的确再度陷入悲观,而欧美各国难以平息的疫情风暴,更给这场世界体坛盛会的前景蒙上阴影。

不过,考虑到已经投入的巨额成本以及已经出台的疫苗接种计划,相比去年还有延期的“退路”,如今被逼到悬崖边的日本方面势必不会放弃任何一丝希望。

作为国际奥委会委员,迪克·庞德早在去年奥运会宣布延期之前就曾“唱衰”过东京奥运会前景,去年2月他表示“如果两到三个月后,日本疫情不乐观,奥运会将取消而不是延期或变更举办地”,立刻成为了体坛热点。

随后在3月下旬,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一年,虽然没有像庞德所说的那样直接取消,但也足以让世界体坛震动。

在那之后,关于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办就一直是人们讨论的热门话题。

从宣布延期到现在,日本国内进行过多次关于奥运会举办前景的民意调查,一个明显的规律是,日本民众对于奥运前景的乐观与否,与当时日本国内的疫情控制情况直接挂钩。

去年3月刚刚宣布奥运延期时,日本的新冠单日新增病例水平只有数百例或数十例,彼时的民意调查显示79%的受访者支持奥运会在2021年7月举办。

但到了去年7月,日本单日新增病例超过千例,彼时日本共同社的民调则显示,只有24%的受访者希望2021年举行奥运会,希望将其推迟到2022年的比例增长到36%,而希望取消的比例则达到34%。

随后到了2020年10月,日本的疫情有所缓和。《朝日新闻》进行的民调也显示民众对奥运的态度走向乐观,41%的受访者认为奥运会能够在2021年如期举行,26%的人认为奥运会可能再次延期,只有28%的人认为奥运会将被取消。

而最近一段时间,日本的疫情再度汹涌,单日新增病例屡创新高,已经突破了7000例,民众对奥运的态度也再度下滑。

去年12月中旬NHK进行的民意调查中,只有27%的受访者认为奥运会应该按期举行,32%的人认为奥运会应该被取消,31%的受访者认为奥运会应该再次推迟。



1月7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左)在东京出席新闻发布会,日本政府再次宣布部分地区实行紧急状态。新华社 图

随着日本首相菅义伟宣布首都圈从1月8日再度进入紧急状态,对奥运的悲观情绪仍在上升。有日本网络调查显示,受访者中认为东京奥运会将被取消的比例已高达88.8%,而只有4.5%的人认为奥运能按期举行,6.1%的人认为奥运将再次延期。

已投入巨大成本,

等待疫苗“救命”

不得不承认的是,按照当下疫情在海外的汹涌程度,如果日本和欧美多国的疫情不能得到有效的控制,举办奥运会将是不可能的任务。

1月7日东京都政府宣布,因为疫情日益严重,在东京都各个市、区进行的奥运会圣火巡展活动也将暂时停止。

但已经承受了一次奥运延期的东京,也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早在2020年5月份,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就曾公开透露,国际奥委会没有将东京奥运会再度延期的计划。如果2021年东京奥运会仍旧无法举办,那就只有彻底取消一个选项。

一旦赛事取消,就意味着日本方面投入的巨大成本全部打了水漂,这自然是日本难以接受的结果。



1月8日,在日本东京品川站,人们戴口罩出行。新华社 图

据东京奥运会组委会去年12月23日公布的数据,在决定延期之前,东京奥运会的预算经费就达到了1.3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41亿元),决定延期后,赛事的预算提高了294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83亿元),预算增加了21.8%。增加的预算中,用于应对新冠疫情的费用达到了960亿日元。

在这些巨额预算中,相当一部分已经被投入了使用,一旦奥运会最终被取消,日本方面将几乎“颗粒无收”,在经济上无疑是一场灾难。

为了避免这样的结局,日本势必用尽一切手段保证东京奥运会能够进行。压力之下,日本奥委会主席山下泰裕在1月4日接受采访时也开始松口,“东京不可能像伦敦和里约那样举办一届奥运会了,奥运会的形式将会改变,可能会没有观众,运动员和民众之间可能没有互动。”

这相比去年7月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认为奥运会不会空场举行的表态,已经有了不小的让步。

但想要从根本上保障东京奥运会的安全,最有效的方法还是疫苗,这也成为了当下东京奥运会的“救命稻草”。

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日本厚生劳动省已发布指示,2021年2月下旬开始给医疗从业人员接种新冠疫苗,3月下旬开始给老年人接种,其他人于4月以后开始接种。日本厚生劳动省已和欧美3家制药公司达成相关协议,总计购买2.9亿剂新冠疫苗,如果每人按要求注射两剂,日本采购的疫苗将足够1.45亿人接种。

不过,这一计划能否按时按量完成,当下还是一个未知数,此外,欧美各国能否控制好疫情,海外多国的运动员能否保证健康参赛等等因素也是未知,即便东京奥运会最终能够举办,也可能将是一届“残缺”的奥运会。

东京都医师会会长: 东京奥运会应在 “无观众状态”下重新准备

据新华社报道,东京都医师会会长尾崎治夫日前表示,东京奥运会的形势已经变得更加严峻,他建议奥运会应在“无观众状态”下重新准备,以保证奥运会能够如期举行,否则奥运会将面临被取消的危险。



这是2020年7月23日在日本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拍摄的奥运圣火火种。新华社记者 杜潇逸 摄

尾崎认为,目前新冠疫情对策的宗旨是为了吸引观众前来东京观赛,这种思维是不对的,因为“最重要的事情是让选手们能够安全地进行比赛”。

他强调,奥运会的组织者应多从传染病专家那里听取意见,并首先制定能够保证奥运如期举办的计划,简单来说就是“无观众计划”。他认为,推迟到3、4月份才做出决策,可能引发舆论担忧,甚至会导致奥运取消。为了避免这种结果,至少应面向民众和全世界发布可以保证奥运举办的“无观众计划”。



图为 1月7日,在日本东京,人们戴口罩出行。新华社记者杜潇逸摄

尾崎说,东京都医师会正在考虑对志愿者等大会工作人员进行疫苗预防接种,他说,4月份不开始接种,就来不及了。但《日本时报》当天报道,日本的疫苗接种计划恐怕需要等到5月份才能够得到批准。

尾崎认为日本政府的防疫政策应该更加严格,仅仅宣布紧急状态是不够的。“如果像现在一样,执行不伦不类的对策,感染人数很难降低,社会各界也不会愿意举办有观众参与的奥运会。”

尾崎说,不要期望奥运会能像往届一样举办,“只要能够成功举行,东京奥运会就已经成为‘战胜新冠的奥运’了,不要吹毛求疵去过多要求。”

为了奥运会 日本选择“封国”

日本全面限制外国人新入境 新政策不含中国大陆等疫情控制较好国家及地区

当地时间20202年12月27日,记者致电日本厚生劳动省获悉,日本政府26日发布的入境新政策不包含中国大陆以及韩国、越南、新加坡等疫情控制较好的国家和地区。

由于日本政府从10月起陆续与越南、泰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韩国和中国等国家和地区恢复了商务人员往来,所以这次政策变化并不会影响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商务人员往来。除短期商务签证外,中国大陆访日人员还可以通过学生签证入境日本。

不过持短期商务以外签证的入境人员需要在抵达后自主隔离14天。抵达日本后不能乘公共交通工具。入境前无需提交核酸检测证明。

暂停又重启,

“资格赛时间”余额不足

如果疫情难以消散,东京奥组委或将赴今年年初世界羽联的后尘。

世界羽联此前公布2021年赛程,将在泰国举办三场比赛开启2021赛季。但是紧接着3日马来西亚羽毛球协会便发布公告称,在临出发泰国前,马来西亚队总教练黄综翰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无缘这一赛季。日本羽毛球队更是宣布集体退出将于12日开始的泰国公开赛。

虽然此次泰国三项大赛均不包含奥运积分,但从3月初的瑞士公开赛开始,奥运积分赛将陆续展开。目前,诸如羽毛球、手球、拳击、摔跤、体操等项目的奥运资格仍未完全产生,在当前的疫情形势下,很难保证各国运动员通过现行规则获得参加奥运会的机会。极端情况下,为保证奥运会召开,东京奥组委或许只能与国际奥委会和各单项体育联合会进行协商,选择修改奥运资格产生条件、削减参赛运动员数量或奥运赛程规则。



图片来自:国际奥委会官网

国际奥委会关于2020东京奥运会公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仅有57%的选手拥有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

在当下不到200天的时间里,世界各国仍然深受疫情困扰,又赶上多项资格赛堆积,能否顺利召开奥运会,显然不只是日本一个国家需要面对的难题。

未来几周,羽毛球、摔跤、柔道、曲棍球、场地自行车、花样游泳、空手道等项目的巡回赛也将一一拉开帷幕。在不足200天的时间里,留给东京奥运会的“资格赛时间”不知是否充裕。

仍未放弃的运动员们

而反复的疫情,也让运动员们深受其害。因为疫情导致某些职业项目长期停赛,有些运动员甚至因为长期无法参赛,需要额外打零工才能获得收入。

日本花剑选手三宅谅,此前曾在伦敦奥运会上获得了男团银牌。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缺少赞助商赞助参加比赛的他,只能靠送外卖赚钱。而他的训练场地只剩下了自家的天台。因为击剑是要用手拿着剑击中对方,在缺少对手和专业训练场地的情况下,不会有真正的体验感,训练效果有限。但是即便如此,他仍然对未来参赛,甚至参加东京奥运会抱有希望,并时刻为此准备着。



△阿吉拉尔居家训练数月(图片来自网络)

哥伦比亚七项全能运动员阿吉拉尔居家训练数月,其间她无法进行跑步之类的活动,像跳远、跳高之类的运动也很难完成。2020年7月她通过新冠病毒检测并获得哥伦比亚体育部的许可,恢复室外训练。阿吉拉尔说,她目标明确,希望能代表祖国进入东京奥运会赛场,与世界各地的运动健儿享受运动激情。



△爱尔兰铁人三项选手居家训练备战(图片来自网络)

2021年东京奥运会能否举行仍存悬念。2020已经让职业运动员失去了一年,毕竟对他们来说,下一届再等3年,或许就意味着放弃。他们的奥运梦想能否如愿以偿,仍然要看未来疫情的情况。

来源:中国搜索综合新华社、澎湃新闻、央视新闻客户端



                                                                                                                     (责编: 洋洋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19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