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财经

股价3天暴涨近1500% 柯达CEO陷内幕交易疑云

发布时间:2020-08-01 23:10:17 来源:侨报 浏览:21474 次

最近,奇迹般转型的伊士曼柯达(Eastman Kodak,简称柯达)在宣布获得美国政府7.65亿美元贷款供公司生产专利药物原材料后,3个交易日内公司股票累计暴涨近1500%。然而,有调查者认为,当仔细研究其CEO的交易行为后,发现他在公司获得政府救济消息宣布前就购买了大量柯达股票,这涉嫌了内部交易行为。

最近几个交易日,柯达股价累计飙涨了1500%。(图片来源:中新网)

股价暴涨一个交易日20次触发熔断机制

综合新浪财经、腾讯“一线”报道,柯达股价在7月24日收2.1美元,到7月27日也就是宣布获得美国政府贷款消息公布的前一天,公司股价突然出现异动,涨幅为25%,成交165万股,是之前10个交易日日均水平的14倍以上。至7月28日正式公布获得美国政府7.65亿美元贷款供公司生产专利药物原材料后,公司股价暴涨200%。7月29日开盘后两个小时内,因股价连续暴涨,先后20次触发熔断机制。截至当日收盘,公司股价较7月24日上升约1500%。

然而让投资者疑惑的是,柯达公司的CEO Jim Continenza在今年6月就买了4.7万股自己公司的股票,以当时价格来算,是每股2.22美元,根据资料显示当时他拥有65万股。而如今Continenza手中的股票一涨千里,每股已经30美元之多,他拥有的股票市值已升至2000万美元,其中最近购买的股份让他赚取近200万美元。这让外界怀疑Continenza有内幕交易的可能性。

法律专家认为,考虑到柯达股价的飙升是基于与政府谈判达成的协议,那么提前购入股票的举动很可疑。特拉华大学(University of Delaware)公司治理专家查尔斯-埃尔森(Charles Elson)表示:“如果这些股票是根据私人信息在公开市场上购买的,那将是个问题。”

其他交易员也提出疑惑,不过,这一消息并没有在美国引起大规模的媒体反映。Bright Trading的交易员和股票市场结构分析师Dennis Dick认为,他将留意谁在周一买了这些股票,如果是内部交易的话,那这绝对是某种重大新闻了,基本上交易就是想使股价暴涨。

然而柯达方否认了这一嫌疑。柯达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对《华盛顿邮报》表示,Continenza6月的购买行为是“对柯达持续的常规投资的延续,完全符合投资活动的监管指导方针。”

7月29日,Continenza对CNBC媒体辟谣,与政府的最初高层谈判在两个月前就开始了,内部人士在“一周多前”就知道这笔贷款已获得批准。当问到对柯达不寻常的交易时,他回答不知道:“我的意思是,很明显这种事情直到最后一天都是非常机密的。”


从胶卷到制药,是天方夜谭?

成立于1880年的柯达,曾于1997年达到近300亿美元的市值。然而由于未能顺应数码相机的大势,它于2012年申请破产。2013年,柯达公司重组转型成为一家专业的商业影像技术公司,涵盖包装、功能性印刷、图文传播和专业服务等各个领域。

此后柯达尝试转型做手机、做杂志、做区块链等,最后都黯然收场。根据其财报,2019年柯达净收入12.42亿美元,其中近70%来自柯达的打印系统业务。

另外,柯达最新季度财报显示,其传统印刷销售额下滑7.2%至1.54亿美元,数字印刷下降了9.7%至6500万美元,化学品(包括工业胶片和化学品、电影等)从4800美元下降至4200万美元。

经历过一次破产阴霾的柯达,这次押注了政府支持下的制药业务线。除了有着临危受命的意味,美国政府也为它真正转型做制药提供了实打实的资金支持。相对于此前它约1亿美元的市值,7.65亿美元的贷款已是不少。

从技术角度看,柯达跨界做制药,其实并不“生硬”。成像和印刷技术涉及到很多化学制剂,而化学制剂背后的化工技术也和生物制药有着相通之处。

柯达的CEOContinenza告诉《华尔街日报》,柯达“在化工品、先进材料的制备上有着相当悠久的历史”,并表示该公司现有的基础设施可以让柯达制药“迅速投入生产”。另外,从它官网的业务介绍中可以找到其在医药领域的潜力。比如其提供的工业解决方案包括:涂层和细胞组装服务、溶剂回收、特种化学品;它还提供医疗成像服务。

其实,这并不是柯达第一次涉足医药领域。早在1988年,柯达以约51亿美元收购药品生产商Sterling Winthrop,该公司生产阿司匹林等药物。但于1994年,柯达将其以29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医疗保健巨头SmithKline Beecham。

而从胶卷到医药的转型之路并不新鲜。作为柯达曾经的老对手,富士早早就开始布局医药领域。截至2019年,医疗保健和材料解决方案收入占据富士总收入的43%。该公司表示,未来几年计划将医疗保健部门的销售额翻一倍。

而富士进军医药的转折点在于对一系列医疗公司的收购。早在1986年,它就收购了一家医疗影像诊断公司。2008年,它收购了一家制药公司—日本富山化学工业株式会社,该公司研发出了抗病毒药物法匹拉韦(Avigan),是新冠病毒治疗药物研发的早期竞争者。借此,富士挺进制药行业。

而在本次疫情期间,富士收购的一家生物技术科技公司也将参与相关疫苗的生产。就在两天前,Fujifilm Diosynth Biotenologies宣布,它成为“空间机站行动”(美国政府新冠病毒疫苗研发计划)的参与者,它在得克萨斯州的工厂将用于生产冠状病毒候选疫苗。

除了传统的治疗感染和其它疾病的小分子药物(SMDs),富士胶片目前正在研发生物药和再生医疗物。它在官网表示,在治疗领域的这些进展,发挥了胶片和医药的协同作用。并称其凭借在胶片开发方面的经验,积累了各种专业技术,包括配方设计技术、分析技术和利用纳米技术的给药系统、化学处理技术和高精度加工技术等。它还将胶片开发方面的专业技术应用到了制药行业。

富士在医药领域走过来的“老路”,或许是柯达布局该领域可以参考的坐标。(完)


                                                                                                                     (责编: 洋洋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19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