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网约车司机组成的“独立司机工会”(Independent Drivers Guild)10日在市政厅前举行集会,抗议市出租车暨礼车管理局(TLC)未能对优步(Uber)等网约车公司进行有效监管,也未按照承诺提高司机工资,导致司机持续被网约车公司剥削;示威者要求废除TLC,多名华裔司机表示,曾因乘客乱投诉而被网约车公司关闭帐号并失去工作,表示网约车公司歧视华裔司机英语不佳。

上百名网约车司机参加集会,其中近半数为华裔司机;独立司机工会执行总监塞克斯顿(Brendan Sexton)表示,虽然TLC去年曾投票决定为网约车设立17.22元的最低工资,但这项规定并未被有效执行和监管,司机的收入没有得到有效提高;他还表示,今年初TLC曾经批准一些司机在车顶搭设广告牌,但一个月前却又禁止,“这种出尔反尔的行为让许多本来已经疲于奔命开车养家的司机,失去了赚外快机会,他们应该有和传统黄色出租车司机一样的广告权利。”

市议员罗格贵兹(Ydanis Rodriguez)和艾斯皮纳(Rafael Espinal)到场声援;作为市议会交通委员会主席的罗格贵兹表示,2013年纽约市允许优步等网约车开始运营,但事前却没有对市场环境调查,导致了今天的问题;“网约车司机是纽约市交通的支柱,我们应该负起责任,网约车公司更应该负起责任;我支持对TLC进行改组,也将和市府合作解决这一问题。”

塞克斯顿还说,还有一些司机因为乘客的不当投诉而被网约车公司关停帐号而被迫失业,但网约车公司却没有拿出正当理由,他要求市议会就此问题召开公听会,为网约车投诉和司机处理设立正当程序;独立司机工会华人司机召集人陈海灵也表示,网约车公司经常不经查证就关停司机程式,同时许多华人司机因为英语程度不佳而遭投诉,而接到网约车公司有关投诉的邮件通知后又不知如何回复,导致被关停帐号。

华人司机梁建华表示,许多华裔司机英文程度不佳,因此影响评分,“而优步这些公司就会优先把车单分配给评分高的司机,我们这些不懂英文的华裔司机就吃亏,这是优步公司歧视华裔司机不懂英文。”

华裔电召车司机王龙团表示,半个月前被乘客投诉,然后被优步永久关闭程式,现在还在申诉之中;“司机如果被重复投诉,就会被优步关闭帐号,但绝大多数是客人的无理投诉;有一次我遇到客人有七个人要上车,我说车只能坐得下五个人,就没让他们上车,结果就被投诉,说我不尊重他们;而且,优步只会听乘客的说法,却不理司机的申诉,也不做调查,我现在的申诉还没有结果,优步根本不回复我。”


上百名网约车司机参加集会,其中近半数为华裔司机。(记者和钊宇/摄影)上百名网约车司机参加集会,其中近半数为华裔司机。(记者和钊宇/摄影)
市议员罗格贵兹表示,支持改组TLC。(记者和钊宇/摄影)市议员罗格贵兹表示,支持改组TLC。(记者和钊宇/摄影)
市议员艾斯皮纳表示,司机应该获得公平工资。(记者和钊宇/摄影)市议员艾斯皮纳表示,司机应该获得公平工资。(记者和钊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