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天下杂谈

为什么美国八个州敢抱团剥夺女性宪法权利?根源还在特朗普

发布时间:2019-05-25 18:09:54 来源:糖醋国际

5月15日,美国阿拉巴马州通过了史上最严厉的禁止堕胎法案 ——女性在孕期的任何阶段堕胎都属违法,包括遭受强奸和乱伦怀孕,执行堕胎手术的医生可能获刑99年 。

事实上,今年以来,美国已经有八个州通过了严格的堕胎法案。除阿拉巴马州禁止任何阶段的堕胎外,有5个州通过了所谓的“心跳法案”,禁止女性在怀孕6-8周后堕胎,理由是他们认为怀孕6-8周后胎儿已经有了心跳,是不可扼杀的生命,还有两个州将禁止堕胎时间设在怀孕第18周后。此外,包括得克萨斯、佛罗里达等在内的多个州也跃跃欲试,正在酝酿类似法案。

这一波保守派试图剥夺女性堕胎权的围攻,可谓来势汹汹。

堕胎是女性的宪法权利

一直以来,女性堕胎权都是引发美国人激烈辩论的议题。唯一可以与之“媲美”的话题,恐怕就只有拥枪权了。

1973年,美国最高法院就以7比2通过了“罗诉韦德案”的裁决,裁决以宪法修正案第14款保护隐私权为原则,裁定堕胎合法。这是美国历史上一项划时代的裁决,自此,堕胎在美国成为受宪法保护的基本权利,也就是美国媒体经常说的宪法权利(constitutional right)。

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主席Cecile Richards说:“昨天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只是一个开始。” (照片:Jordan Uhl / flickr / cc)


当年的判决将女性怀孕分为三个阶段:在怀孕12周之前,女性有完全的自主权选择堕胎;第二阶段,也就是怀孕中期三个月,各州政府可以对堕胎加以限制,但不许禁止堕胎;第三阶段,特别是怀孕28周后,禁止堕胎。

到了1992年,美国最高法院在“美国计划生育联盟诉凯西”案的裁决中,以5比4继续肯定了女性拥有堕胎权,但推翻了怀孕三个阶段的规定,而是以“胎儿是否有母体外存活能力”作为是否可以堕胎的判断标准,这一时间被设定为怀孕23到24个星期后。也就是说,在这个时间点前,不允许禁止女性堕胎。

阻止女性堕胎,保守派从未停止尝试

其实,每隔几年,就会有保守势力掌控的州政府通过不符合宪法的法案,寻找各种法律角度挑战女性堕胎权。如果你留意这些保守州禁止堕胎法案立法辩论的过程,就会感慨有多少保守派在盯着女性的子宫,可谓千方百计。

在乔治亚州,“心跳法案”还规定,该州女性前往其他州实施堕胎手术,也会被追诉,凡帮助她堕胎的人都会担上法律责任。

在密苏里州禁止堕胎法案的辩论中,一位保守派议员口不择言,表示“大部分强奸怀孕的女性都是‘同意下强奸’造成的”。

“同意下强奸,consensual rape",这个词恐怕要载入史册了。

辩论中,人们无数次听到保守派政客称,怀孕是上帝的旨意,不能违逆上帝。这令人怀疑,美国究竟是个宪政民主国家,还是个政教合一的国家?

退一步说,如果女性不相信上帝,是否就可以无视上帝旨意呢?如果女性向上帝祈祷,获得了批准,是否就可以堕胎呢 —— 毕竟这是她和上帝之间的事情?


为什么是现在?

为什么这两年红州(指支持共和党的州,这些州一般也更加保守)抱团推出严厉的反堕胎法案,甚至在今年敢于公然否定最高法院判决,剥夺女性宪法权利?答案还是特朗普。

上台两年,特朗普接连任命了两位保守派大法官进入最高法院,尼尔-戈萨奇和布雷特-卡瓦诺,这直接改变了美国最高法院的立场偏向,目前美国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中,保守派大法官占5席,而自由派只剩4席。

其实早在2015年,特朗普就在竞选总统的活动中多次提出,如果当选,会“任命反对堕胎的大法官”,会“惩罚堕胎医生”,会“由各州决定堕胎权问题”。

然而美国舆论普遍认为,特朗普在纽约长大,常年和自由派称兄道弟,而且还曾经是多年的民主党人,特朗普并不真正反对堕胎 —— 他想要的,是反堕胎的保守派选票。

逼宫最高法院,堕胎权危险

这些极端反堕胎法案在保守州通过以后,是否能够真正生效?

答案是:不能。至少目前来说,不能。

因为这些法案明显违反了此前最高法院的裁决,不等到实施,就会被告上法庭。比如之前北达科塔州和爱荷华州通过的类似法案,已经被联邦法院否决了。而阿拉巴马和密苏里刚通过的禁止堕胎法案,美国计划生育联盟和公民自由联盟已经表示,会把他们告上法庭。在等待法庭裁决的过程中,法案也不能付诸实施。

既然如此,保守州为什么还要强行通过这些根本就不能生效的法案呢?

参与阿拉巴马州禁止堕胎法案起草的一位保守派人士说,推动这个法案,就是专门为了挑战最高法院,挑战“罗诉韦德案”裁决。这些法案被告上法庭,虽然会被法院否决,但这意味着他们可以一直上诉,直到最高法院。

美国的最高法院并不会审理所有他们收到的案件,而是会挑选有代表性的案件,九位大法官中,要有四位同意审理,才能接下案件,而这些经过最高法院审理的结果,就会作为其他低层级法院的裁定标准。

现在的问题是,在如今保守派占多数的最高法院,一旦决定审理涉及女性堕胎的案子,就很可能从根本上动摇女性的堕胎权。

特朗普:女权主义的对立面

特朗普是幸运的,在自己当总统的头两年,就成功任命了两位最高法院大法官,要知道,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是终身任用的,没有当值年限。有些美国总统甚至在整个任期内都没能任命一位大法官。

特朗普一直被女权主义者视为“敌人”。2016年他成功当选美国总统时,就有不少人预言,这可能会给美国女性的堕胎权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早在竞选总统期间,特朗普一段2005年的录音被媒体曝光,当时他与电视节目主持人Billy Bush正乘车前往电视节目录制现场,途中特朗普对Bush讲述他曾今尝试勾引一位已婚女性,并大放厥词称,“只要你是明星,她们(指女性)会允许你对她们做任何事,你可以尝试任何事”,这段录音内容被媒体描述为“极端低俗”,但遗憾的是,这依旧没有阻挡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2018年1月,在特朗普入主白宫一年多后,美国华尔街日报爆料称,就在大选前夕,特朗普向美国艳星丹尼尔斯支付了一笔高达1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9万元)的“封口费”,让其不要向外界透露二人曾在2006年有过一段不正常关系。虽然丹尼尔斯随后多次向法庭申诉自己在和特朗普律师谈封口费时被欺骗,并遭到特朗普团队的诽谤,但这些案件最后都不了了之。

美国的女性群体曾经多次进行游行,反对特朗普的一系列言论和政策,最严重的一次,发生在特朗普提名卡瓦诺为最高法院大法官时。

当时卡瓦诺的提名遭到了国会民主党人的激烈反对,不仅仅因为其历来的保守派立场,更因为在特朗普公布对他的提名后,有多名女性站出来指控卡瓦诺曾经对她们有过性侵犯行为。其中,来自美国Palo Alto大学的心理学教授福特,更是勇敢站出来,在美国参议院的听证会上公开指认卡瓦诺在高中阶段曾经对其进行性侵,为此,她甚至还接受了测谎仪测试。

然而,即使如此,共和党把持的美国参议院还是以50比48的投票结果,将卡瓦诺送进了最高法院,赞成票仅仅比反对票多了2票,创下了美国137年来的纪录。

如今,特朗普依旧是美国总统,卡瓦诺也顺利进入美国最高法院,成为终身大法官。对于美国的女性和自由派民众来说,他们的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


                                                                                                                     (责编: Charlie999 )


分享到 : 
我要评论
您的昵称:
验证码
验证码
用户评价
用户评价
Copyright @2008 - 2019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