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天下杂谈

瑙鲁总统被台买通“封杀”大陆 大使独家披露斗争内幕(图)

发布时间:2019-09-11 18:24:55 来源:风范

纵横捭阖自从容,中国外交走过不同寻常的70年。凤凰网《风范》栏目推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策划“外交官访谈录”,邀请了亲历重大事件的外交官,记录中国走近世界舞台中心的70年历程。

“外交官访谈录”第三期,我们专访了中国前驻希腊大使、原中国-太平洋岛国论坛特使杜起文。

在专访中杜大使提到了自己进入外交部的时代机缘、自己两度 出使希腊的深情、亲身调研中国援建太平洋岛国项目的动人经历。

杜大使也独家披露去年与瑙鲁总统交锋事件始末:当时蔡英文“出访”归来,突然听到萨尔瓦多“断交”的消息,十分狼狈。于是蔡英文当局决定借之后的太平洋岛国对话会“还击”大陆报一箭之仇。她买通主办国瑙鲁总统,从签证到发言环节处处给下绊子,希望“封杀”大陆。

当时率团参会的杜起文大使坚持立场,当面把瑙鲁总统批得体无完肤。 在争取到很多国家的支持后,杜大使离席绕场抗议。路过主席台时,瑙鲁总统和会议秘书长像是做了坏事一样腰往起一耸,担心中国代表会做什么。随后,其他几个岛国代表团也离席抗议,有些代表团也向中国表示祝贺。在西方媒体报道之后,台湾当局的阴谋被揭露出来。

以下内容主要根据凤凰网访谈实录整理而成。





杜起文:蔡英文“被断交”狼狈不堪,想要找机会向大陆“还击”

主持人:

我们知道在去年9月份在太平洋岛国对话会上,当时瑙鲁方面作为主办方刻意打压中国,您在会场上和瑙鲁针锋相对,维护中国的权益。您能不能回忆一下这个事件的大概过程?

杜起文:

这是比较长的一个故事,去年的太平洋岛国论坛,以及论坛的对话会,是在9月初在瑙鲁举行的。 在瑙鲁的会议之前的大概不到20天的时间,8月中旬蔡英文去中美洲一些她所谓的“邦交国”开展活动。但是在她回台湾当天夜里,我们和萨尔瓦多就公布了中国和萨尔瓦多建交的消息。蔡英文已经安排好了第二天早晨召开记者招待会,向台湾新闻媒体来宣扬她这次中美洲之行所谓的成果。但是没想到遭到迎头痛击。

她那个记者招待会她还是出面了,简单地讲几句话,就讲说是她们已经得到了萨尔瓦多和台湾断交,和大陆建交这样一个消息。她还重申,她对外还是要争取支持,还是要搞她的“两个中国”这么一套,但非常之狼狈。



2018年8月21日,蔡英文原本计划的表功会成了“断交”宣告会。

在那以后,大概两个礼拜,就是在瑙鲁举行太平洋岛国论坛和这个论坛的对话会,这被蔡英文当局当作一次机会来向我们这种还击,她认为对她来说有一些有利条件,一个瑙鲁是大洋深处的岛国,外部世界不是那么特别的重视,他容易做一些手脚。第二个瑙鲁是台湾方面长期的花费大量金钱来拉拢这么一个对象,特别是瑙鲁的总统,叫巴伦·瓦卡,他们认为这个人被台湾人抓在手里面了,瓦卡会配合台湾利用在瑙鲁开会这个机会,来报一箭之仇。



蔡英文和瑙鲁总统瓦卡



杜起文:瑙鲁撤回中国代表团签证 多国抵制迫使其收回成命

杜起文:我们中国政府的代表团,作为出席太平洋岛国论坛对话会的正式的与会方,即使是会议是在台湾的“邦交国”举行的,会议的主办方也应该为我们与会提供便利,这是国际惯例。

但是在台湾的指使下,我们在会议召开之前10天,瑙鲁突然通知我们,中国特使代表团的签证我们不能够提供了。他原来通知我们,已经给我们办了电子签证,我们到时候去就行了。后来说撤回,提出的理由是瑙鲁和中国没有外交关系,瑙鲁方面不便在中国的外交护照上做签证。中国代表团如果要来参加会议的话,请中国代表团改持普通护照。

我们坚决不能同意,意思就是封杀我们,不让我们参加这个会议,把这个场合变成台湾方面大搞“一中一台”,“两个中国”的一个舞台。

这是我们所坚决不能够接受的,这也是违反了太平洋岛国论坛这个本身的有关规定,违背了国际惯例的。 所以在我们的坚决斗争下、在太平洋岛国论坛里面友好国家的抵制下,最后一直到我们从北京出发,在途中我们才得到他的通知,瑙鲁方面在强大的压力之下,被迫收回成命,给我们中国代表团提供了签证。



北京和瑙鲁之间直线距离约7000公里,需要多次转机



杜起文:确保发言权利 直到代表团落座还在做工作

杜起文:

到了瑙鲁去以后,瑙鲁方面在台湾方面的支持下,还步步设置障碍,就是要使中国代表团在瑙鲁丢脸,参加会议活动遇到困难。 最后整个我们和台湾方面的斗争,和瓦卡的斗争,归结到一点,就是我们参加太平洋岛国论坛对话会我们的发言、安排在什么时间发言、能不能够顺利发言。

台湾方面手段很恶劣,他就利用他收买了瓦卡总统,企图利用他作为会议主席这样一个身份,最后剥夺去中国代表团的发言权利。 所以我们在前方一直做方方面面的工作,我们早就向会议秘书处提出报名,我中国代表团要在论坛对话会讨论第一个议题的时候,我要发言,报名发言。

一共分三个议题,我在议题一下发言。最后我们也对秘书处保持压力,与对我们友好的国家代表团密切沟通,希望得到他们的支持,希望他们能看到台湾方面真实的意图。

一直工作我们做到最后一刻,在各国代表团都落座的时候,我和我们代表团那些同志,还都分头做各国代表团团长的工作。 会议开始讨论议题一,由一个岛国领导人介绍一下岛国的立场,就请对话伙伴发言。瓦卡总统是会议的主席,他就提名让美国代表团的团长来发言,美国去的是内政部的部长,带了十几个人,也是一个很大的代表团来参加这个会议。



时任美国内政部长Ryan Zinke(右)在太平洋岛国论坛

美国内政部部长讲了一通,岛国领导人不以为然,因为岛国最关心的气候变化问题他没有谈,岛国最关心的岛国能够尽量得到外部世界更多的支持和援助,帮助他们克服他们严重困难这个事情,他们避而不谈。



瑙鲁总统“绑架”论坛 杜起文多回合激烈交锋

杜起文:

美国这个内政部部长讲完了以后,瓦卡马上说我们现在进入议题二。“议题二由图瓦卢的总统来介绍我们岛国的立场”。 意思就是我把你中国越过去了,我把你给封杀掉,这个很恶劣的,当时就是在这个会场上。图瓦卢总统已经起来就讲话了。

当时我就把牌子举起来了:中国代表团要求发言,要求提出问题。他们坐得比较远,我坐得离主席台有点距离,他们没看到。最后我把牌子放在桌子上敲了一敲,引起大家的重视。 我就讲,我说主席先生,中国代表团要提出程序性的问题,中国代表团已经报名要在议题一下做发言。我们是出席岛国论坛对话会的正式代表团,我们应该给予发言的机会。



杜起文大使供图。

瑙鲁总统一看到以后,实际上他有一套话,已经和台湾方面事先都准备好了,他就用外交辞令打马虎眼了,他说谢谢你中国代表,但是你看这个会议现在进行时间比较长了,议题一已经超时了,你看是不是这样,我们等以后的议题讨论的时候,如果有时间的话,再安排你发言。

我当时就摇头,我说你这样的理由是不能够被接受的,我说中国代表团作为正式与会方已经报名发言,我现在需要你会议的主持方做出解释。

他马上又说,他说中国代表,你看你的书面发言不是已经散发了吗。

主持人:

还在找借口。

杜起文:

这也是和台湾方面策划好的,我说你是什么意思?我说你是在说要剥夺中国代表团的发言机会吗?在会场上散发书面发言,是参加国际会议惯常的做法,这和在会场上正式发言它不完全是一回事,实际上是一个借口。

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提出来,就说中国代表团已经注册在第一议题下发言,中国代表团作为正式与会方应该得到发言机会。提出以后,瑙鲁总统说中国代表,我赞赏你的提问,但是会议时间已经不够了,

我们也可能在后面找到时间,此次参加会议的有领导人和部长们,技术上他们应该给予优先权。

我当时就摇头,我说这种理由是不能接受的,中方要求提出程序性的问题,中国代表团在会上是否将得到发言机会,我要求会议主持方对此做出解释。瓦卡说中国代表,你发言文字稿已经在现场散发过了,

我说你此言何意,您是在说中国代表团将被剥夺发言的权利吗?

他然后就不理我了。他也没有道理可讲,他作为会议的主办方,我是说程序性问题,参加国际会议,程序性问题永远有优先权,要作为整个的规则,应该是正义的,应该是公平的,这是讨论的这样一个基础。



会议主席瓦卡和会议秘书长。

他说我们抱歉我们继续开会,讨论第二个议题。这个时候我就从座位上站起来,我说主席先生,中国代表团提出强烈抗议,论坛对话会是国际会议,以这样的方式主持这个论坛对话会是错误的。

瓦卡一看中方提出抗议了,他又提出一套说辞,他说你事先已经被告知会议将安排部长们优先发言,他说请你对在座的岛国领导人表示尊重,他们已经感到不安了。

什么意思?就是一个,就是你这么坚持有点过头了,对于岛国领导人有点不尊重了。第二个这个会议安排部长们先发言,因为参加会议的有美国的部长,有新西兰的部长,还有个别国家的部长,而这是他自己挖空心思和台湾方面找出来的一个站不住脚的理由。

从来岛国论坛会也没有这样一个规定,各国的代表团作为政府代表,他们身份是平等的,尽管你在政府内部你更资深一点,你政府里面你的职位稍微高一点,但是作为代表团来说,他只要是正式代表,他就是政府的代表,正式的与会的一方。你找这样的借口剥夺人家发言权是站不住脚的,从来没有这样的。 另外我就是副部长级的官员,所以他自己的那个提出的理由,正好把他自己否定掉。

我说主席先生,我说针对你提的问题,我想告知与会代表,参加此次会议的中国代表团,是部长级代表团,我说我本人作为中国副部长级官员,已经12年了。 这么几轮交锋以后,会议的气氛就非常之紧张了,鸦雀无声,几乎呼吸的声音都能听得到,僵持在那个地方了。



瑙鲁总统执迷不悟 杜起文愤而离席

杜起文:另外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各种各样的理由,都是站不住脚的,都被我们驳斥回来了,会议进行不下去了,出现僵局。

这个时候新西兰外长就发言了,因为事先我们跟新西兰方面都是做过工作的,新西兰外长说,中国代表的要求是合理的,可以考虑在下面的会议里让中国代表发言。 太平洋岛国里面一个非常有威信的一个老的政治家、萨摩亚总理图伊拉埃帕,他也发言,他说关于这个对话会议的召开的方法,大家怎么发言,我们岛国领导人过去多年一直在讨论,下面我们还可以再研究。但是这次中国代表们希望发言,那么我们可能还是应该给他一个机会,我们也希望听听中国代表团到底要说些什么。这就把他(瓦卡)给驳回去了。



萨摩亚总理图伊拉埃帕

但是瓦卡还继续坚持,在这个时候,我就从发言席上下来了,我一看斗争到这个程度,也差不多了,他横下一条心坚决不让我们发言。我们有理有节,我们要传递的信息,要表达的立场,我们要得到的结果已经拿到了。

所以我就和下面代表团的同志商量,我准备抗议退席,大家做好准备,下面的讨论会中没有谈到中国,对中国不友好的内容,我们就把中国代表的发言席空在那个地方,如果谈到的话,我的副代表站在前面发言。 在这个过程中间,我的副代表中国驻斐济大使钱波,又继续地坐在我的位置上,跟瓦卡又有两轮交锋,

钱波就说,他说你会议主席你主持国际会议这种方式是不对的,剥夺中国代表团的发言机会是不对的,我们要求提出程序性问题。

瓦卡说你提出程序性问题,我作为会议主席,我已经就你提出这个问题做出决定了,我们继续开会。

钱波说按照国际会议的规程,你对我提出程序问题做出决定,那么你这个决定还需要经过所有与会各方,论坛各成员国各国代表要表决,大家赞成你这个决定,你才能够站得住,大家不赞成你这个决定的话,你这个决定是错误的。

这个时候瓦卡就已经气急败坏了,瓦卡说我已经说过多次了,我拒绝了你这样一个请求,你马上停下,否则的话我要把你请出去,我要让人把你送出去,你已经使会议中断了15分钟了,说图瓦卢总理请你发言。

这个时候我又回到我的发言席上,我站起来,说中国代表团对这次论坛对话会,再次提出强烈抗议,我就拿起了我的公文包,我就准备退席。退席的时候我回身一看,我的后边,大概有10步远就是一个门就可以出去,但是瓦卡态度太恶劣了,这个事情做得太过分了,我觉得我就是这样走出去有点不甘心,干脆我绕场一周,

所以我拿起了我的文件夹,我就从代表席的后面,从岛国元首席的后面,以及从会议的主席台后面绕场一周,从那个门走出去了。

我从瓦卡和这个会议的秘书长的后面走过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腰往起一耸,做了坏事了心里很虚,他可能想中国代表是不要做点什么,我什么都不做,我就是表示我这样的态度,强烈在抗议。

等我们走出来以后,其他有几个国家岛国代表团也离席了表示抗议,就是会议没有这种开法的,你把这个会议给搞坏了,把会议进程给破坏了,把整个岛国论坛会议的规矩给破坏了。你就是拿了人家的钱,你就是为了帮助台湾搞“两个中国”,你把我们大家都当成人质了。所以有些代表团们当面向我们来表示祝贺。

因为是闭门会议,没有媒体在场,会后我们也没有马上发消息。是西方代表团代表向西方媒体当时通报情况。

我们参加会议的代表团里的同志, 在我发言的时候,在我的侧面用手机把这个交锋的大部分过程录下了一个视频。 从离开瑙鲁坐在飞回来的航班上,我们在电脑上回放了一下当时的视频,特别是看到了视频里面几次出现的一个图像,我在发言的过程中,从始至终都把中国代表的座牌高高地举在头上,这个座牌就是上面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我看了以后我很激动,我们代表团的同志也很激动,这非常好的说明了我们这场斗争的性质,为了国家的尊严,为了国家的主权而战,也很好地诠释了祖国,在我外交人心中这样一个地位。

所以我跟很多同志说,我说从事外交工作40几年,照的照片有无数个照片,但是我最喜欢的是这幅照片,尽管这幅照片没照到我的脸,是从我的后背照过去的,但是我觉得这个照片意义最深刻,是我最喜欢的一幅照片。



杜起文:大时代为我投身外交事业提供了机会

主持人:

我们知道您也是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您之后是怎么外交工作结缘的?

杜起文:

我是1975年1月份从北外英文系毕业的,毕业以后接受组织分配,就到外交部来工作了。实际上我们那批同学北外英语系我们那批同学,大概一共是有150多人直接分配,到外交部工作的大概有40几人,将近50人,到其他外事部门工作的还有一些。

我们这批同学学习外语,实际上也是当时党中央、周总理根据中国外交形势发展的需要所做的一个特别的决定,让北京外国语学院提前在1971年的夏天就招收1972届的学生。

当时中美关系即将出现一个新的突破,另外就是我们新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影响不断增强,在国际上支持同情新中国的国家越来越多,联大支持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国家数也不断增多,接近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所需要的2/3的票数。

着眼于中国外交局面即将出现新一轮大发展的形势,党中央周总理做出决定,北京外国语学院要提前招生,为外交工作的大发展培养干部,储备人才,所以我们在这种情况下于1971年9月份到北外去学习。



1972年2月,周恩来在机场迎接美国总统尼克松

我们在当时的年代,有机会到北外去学习,毕业以后直接投入到祖国的外交事业之中,应该说是时代发展的对我们提供的机会,是外交事业发展带来的这样一个结果。



杜起文:一开始希腊人对中国了解不多,但很钦佩中国文化

主持人:

当时中国希腊刚刚建交应该也不久,当时您去希腊之后,大概是我们使馆在做什么样的工作?当地人是怎么看待中国的?

杜起文:

(1976年) 我去的时候,大概建交还不到四年的时间,希腊一般的老百姓在那个时候对中国特别对新中国了解的还不是太多,但是希腊人很友好,他们和中国人相处,他们觉得大有一个共同点,因为都是来自于东方和西方的,两个文明古国。他们虽然对新中国,对中国的发展了解不是那么太多,但是对中国的文化还是很钦佩,还是很敬仰的。

新中国1949年成立以后,希腊的航运界在比较早的时候,就开始和中国发展合作,我们对航运比较熟悉的朋友都知道,一直到改革开放以后很长的时间,在中国从事远洋航运的外籍船舶里一多半是希腊的船只,所以希腊的船东、希腊的船厂、希腊的船员对中国还是有了解的,还是很友好的。

主持人:

您是2009年将近30年,您又回到了希腊,您也是推动了中国希腊之间的很多航运合作。

杜起文:

其中影响最大最为大家称道的就是我们的中远集团COSCO,当时接手了希腊的比雷埃夫海港的集装箱码头的经营权,在希腊经济形势极其不好这样一个形势下,中远经营的比港集装箱的,码头的项目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中远接手的时候,比港的集装箱码头每年的集装箱的整个装卸量,大概是不到60万标准箱。两年以后,大概就将近达到了200万标箱,这么快的增速,达到了200万标箱,后来继续这样一个增长。



2013年3月,新项目落户比港码头。时任中国驻希腊大使杜起文、时任希腊总理萨马拉斯、时任美国驻希腊大使丹尼尔·史密斯发表讲话。

我是2014年年初离开的,2013年的时候,它大概已经是将近300万标箱了,整个港口一片繁忙、有序,也带来了周边一些企业的整个的繁荣,给希腊政府创造了税收,也创造了很多就业的机会,另外也使得希腊朋友们直接感受到,最新的经营管理的理念,集装箱装运这方面最新的技术,最先进的这样一个设备,也使他们通过这样一个项目,中远经营比港项目,使得希腊这个社会更进一步增进了对于中国,对于中国企业的了解。

我们的本职工作,就是加强互相了解做好工作,促进方方面面的合作,这些方面我们确实是认真的研究形势,抓住一切机会做希腊社会各界的工作,最后两国关系能在困难的形势下,出现了比较强劲的发展势头,我们也是感到很高兴的。



杜起文:澳政客攻击“一带一路“项目,不愿太平洋岛国发展

主持人:

我们知道中国和太平洋岛国在“一带一路”项目上有很多合作,但是澳大利亚一些政客攻击,他们认为中国和太平洋岛国的合作是称为白象工程,您在这些工程进行很多一线的调研,您怎么看待这个观点?

杜起文:

澳大利亚的一些政客以及西方的媒体,对于中国和太平洋岛国的合作以及中国在岛国地区开展的一些援助项目的一些攻击和诬蔑,实际上在太平洋岛国几乎是一点市场都没有。我去岛国访问,岛国的领导人、岛国的民众,

他们一致地反映说澳大利亚这些政客太恶劣了,他们就是在心里边把太平洋岛国地区作为他们的后院

,不愿意看到我们找别的合作伙伴,不愿意看到其他国家,到这个地方来和我们开展合作。 他们就是希望太平洋岛国永远保持在这种和外边没有什么太多交往、在国际上没有什么声音,一潭死水的状况,这样他们就最踏实了。他们的最根本的想法是来维护他们在这个地方的利益,他们这些说法说中国搞的一些援助项目是白象,白象就是大而无当,没有实际用处的项目,说这就是胡说八道。



杜起文大使在瑙鲁,背后是当地条件很好的酒店。 杜起文大使供图

海岛自己的经济能力又很有限,好多村落和村落之间,还都是泥土路,岛国下雨非常多,一下雨就泥泞不堪,孩子们下雨天没法上学,农村的农产品下雨天没法运到市场上去,整个交通运输成本极其得高。

交通运输是一个瓶颈,他们说我们到中国参观去,中国很多地方跟我们说,中国人经验是要致富先修路,对我们来说完全是同一个情况,你看我们修了路对我们来说是做了一件大好事,改变了我们村落里边农民的生活,改变了我们发展的条件。西方国家他们自己不做事,还对中国帮助我们搞发展还说三道四,正好说明这些人心里面是很黑暗的。

所以这个事情岛国朋友们是这么看的,中国这些年来,我们对太平洋岛国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其实产生了非常好的效果,我们在岛国地区开展了不少修建道路、桥梁、医院、学校、体育设施等等项目,都给岛国当地民众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我们去岛国访问的时候,岛国朋友谈起了中国这些开展这些援助项目,那都是交口称赞,都竖大拇指的。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当岛国特使2010年,我第一次去斐济的时候,在离斐济首都苏瓦不远的海岸边的一个岛上,我到那个岛上去参观,参观中国援建的一个桥梁。



中国援建的斐济纳务索桥。

这个岛和它的主岛之间只是一条很窄的就几十米这么一个海湾。但是祖祖辈辈当地的斐济人,到主岛上去都要坐渡轮,耗时费力还要花钱,刮大风的时候,下大雨的时候,孩子们上不了学,在主岛上上班的工人上不了班,农民要赶集赶不了集。

所以祖祖代代他们就在心里面就有一个梦,什么时候能够建一座桥,把他们这个岛他们村和主岛连在一起。风雨无阻变成通途大道,这简直就是一个梦。

那么中国朋友就帮助他们圆了这个梦,所以我去的时候,那个岛上的长老有70几岁,拄一个拐杖,他自己一个人跑到桥的另外一头,靠近主岛那头迎接我过来,过来以后到他村子里面,村子里面最大一个房子,当地举行一个传统的一个欢迎仪式,这个聚会,坐在那个地方唱歌,当地的年轻人做这个卡哇酒请我喝。我非常感动。

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在农村插过队,我知道农民他们生活的艰苦,我知道他们非常朴实的那样的思想感情,我对当时斐济的朋友们,他们那种感情流露,我太感动了。 最后我离开的时候,长老还把在整个欢迎仪式上烤的一头猪要送给我,还有欢迎仪式上用当地的草编的席子送给我,那是当地人的最重要的一个礼节,我把那个席子拿回来现在还在家里保存着,把那头烤猪留给使馆,给年轻同志吃。这种感情我觉得这是我们做的事情产生的效果,而这是真正的当地人这样的一个反应,我觉得这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杜起文:我们正处在新中国外交的第三个时期

主持人:

我们知道杜大使你还有一个身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学会的会长,您认为怎么样去做好外交史的研究,给现在的中国外交提供借鉴?

杜起文:

我们整个在回顾总结70年的历史的过程中间,大概可以分三个时期。

第一个时期是从新中国成立,从1949年到1978年改革开放之前,这个时期可以把它叫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当时新中国站住脚跟,为新中国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奠定基础,在国际上更好地维护我们的主权,维护我们的利益,在国际事务里面积极地树立我们作为国际社会重要一方这样的形象。

第二个时期就是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2012年中共的十八大,这个时期应该说是中国的改革开放时期,这个时期中国外交的主题词大概应该叫和平与发展。

第三个时期,就是2012年党的十八大到现在,这个时期我们从理论上概括叫做中国进入新时代,世界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时代中国外交的主题词,应该是服务民族振兴、为人类做贡献。这个时期中国外交的最重要的发展,一个是习近平外交思想作为中国外交的指导思想,正式地提出。另外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议,属于中国外交的一面旗帜也正式地提出。

70年中国的外交历程,确实给我们留下了很多非常宝贵的经验,新的时代条件下,我们要很好地继承我们宝贵经验,很好地总结我们过去的经验,用它来指导我们新的时代条件下的外交工作,使外交工作能够对我们实现民族振兴,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中国梦,更好地提供服务。

主持人:

您的工作经历非常丰富。您觉得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对于外交官有什么不同的要求?

杜起文:

作为一个出色的一个外交官,有一些要求还是共同的。 第一个是对祖国的忠诚,坚定的政治立场,第二个有比较广博的知识,你总体素质要比较高,实际上古今中外,

各个国家都是把他民族里面最优秀的这样一些代表,派到外交斗争第一线去,在国与国的博弈里来维护他的国家利益。

所以作为一个优秀的外交官,一定要善于学习,能够站在时代发展的这样一个高度,用各方面知识把自己武装起来。

还有一个作为外交官来说,应该是一个很有人格魅力,很善于从不同的历史、文化背景的人,来做思想沟通和交流工作,这样的人,在工作中间赢得人家的尊重,赢得友谊。 那么对于中国来说,我们是14亿人口的大国,五千年非常辉煌灿烂这样历史文化,我们确实应该作为外交官来说,在我们工作中间,能够把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中华民族的很多优秀品质,能够表现出去,通过我们的工作,而增加各国的朋友对中国的了解、对中国人民的了解、对中国文化的了解。 所以我总体上来说要做一个好的外交官,他确实是一个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自我成长,自我超越的这样一个过程。 主持人:谢谢杜大使。

                                                                                                                     (责编: 海洋 )


分享到 : 
我要评论
您的昵称:
验证码
验证码
用户评价
用户评价
Copyright @2008 - 2019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